•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人伦三部之父亲的自述2

    发布时间:2021-12-14 00:08:12   

    本帖最后由 52577891 于 2015-1-6 00:23 编辑

    这一年多来,我就像生活在地狱中一样。

    一切的一切,我想都要怪林阿福那个象猪一样胖的福建混蛋。将近十年了,

     我们的合作一直正常而良好。我万万沒想到,在这次市里最大的五星级宾馆

     这么大的工程上,他会摆我一道。由他提供的几乎所有的装饰材料居然都是

     劣质的假货。也怨自己,总以为这么多年的关系不可能蒙我。甚至忽略了最

     最关键的验货。等那些东西全部煳上了那栋大厦后,事情马上败露,被勒令

     停工不说,还要返工,赔偿延误工期的损失。

    而等我回过头再找那胖子时,他彷彿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他在福建,远隔

     千里都不止啊,我无可奈何,一纸诉状将他告上了法庭。而我得到的只是一

     场旷日持久的官司。

    这一次的事故,就几乎将我这几十年辛苦所得化为乌有。我怎么面对我家

     里那两个我最深爱的人啊。那天晚上回家在和妻子同房时,我就感到了不对。

    阿敏嫁给我时才十九岁,那时的她多么漂亮,多么的迷人啊,就是时至今

     日,她依旧那么年轻那么的娇艷,彷彿岁月对她来说只是一爷爷翻过的日历,

     而丝毫沒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的印记。谁也不会看出她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孩

     子的母亲了。

    刚刚结婚后以及结婚前的那段时间,阿敏像个性冷淡的女性。第一次给我

     的时候,她才十八岁,还在市里的一个护士学院读二年纪。一次偶尔的车祸

     将女神一般的她送入了我的生命,就此注定我将要和她纠缠一生。

    我那时还是一个一事无成的小混混,帮着一个南方来的小老闆送材料,所

     以阿敏把我带回家说要和我结婚时,她的家里就一直沒有同意。我得感谢这

     个女人,她是那么的敢说敢做,为了逼迫她的父母,在她还沒有毕业以前就

     将自己的身体交给了我,并且毫不犹豫的怀上我们的孩子。

    结婚那天,我就对天盟誓,此生绝不负她,要给她一生的快乐和幸福。

    阿敏是在儿子微微一岁多时才喜欢上和我作爱的。之前的每一次夫妻间的

     房事,她几乎都是痛苦的。好像对她来说我是不可思议的大,她总说尽管我

     们相爱,但我们的身体却是不匹配的。我巨大的肉具对于娇小的她来说简直

     是件实施酷刑的工具。尽管每次房事以前,我总是将前奏的时间盡量拉长,

     等到妻子完全湿透后,才进入她的身体,可每次进入时她还是说疼,于是每

     次两人间的欢爱,总要被分做几次进行,她一喊疼,我就马上停止,哄孩子

     一般将她哄的忘了,再进行下去。尽管这样,我还是那么的爱她,并对我们

     之间的这种爱毫不厌倦。

    微微快两岁那年,我出差去了上海,自从和阿敏结婚以后,我从沒有出去

     过那么多天,那天晚上,阿敏打来电话,说想我了,我就开玩笑的问她想不

     想我下面的东西,沒想到她居然幽幽的说也想,我兴奋起来,就在电话里告

     诉妻子,我现在也想她,想她那紧紧小小的肉穴,并且因为想我已经勃起了。

     阿敏就哭了,她说想和我做爱了,她告诉我说下面湿了,痒了。我差点拿着

     电话就用手把自己橹出来。

    第二天一早我就赶着回家了。

    阿敏一见到我就哭的很凶,我顾不上浑身的汗味,紧紧的抱住了妻子,将

     她脱的光光的抛到了床上。那天我都感到自己凶的不像话,可当我打开妻子

     的双腿,看到妻子腿间那我并沒有爱抚就已泛着水光的阴户时,我什么也不

     顾了。

    第一次在我沒有经过前奏就插入我的肉具时,阿敏沒有喊痛,我甚至觉得

     妻子的下体好像因为我的进入而在快乐的收缩了,她是那样的湿,从前沒有

     过的那种滑腻。而且从我一进入她的身体,她就欢快的哼叫着,筋紧的搂着

     我,低低的在我耳边说她感觉到特別的舒服,我一会就射了,我实在沒有在

     和她做爱时享受过她那种骚媚入骨的媚态,而那时阿敏也哆嗦着丢了身子,

     那是她第一次和我作爱时达到高潮。感谢天,我终于得到了一个正常的妻子,

     一个我最想要的妻子。

    那次之后,阿敏象着了魔似的喜欢上了夫妻间的性事。她像忽然开了窍一

     样,在床上越来越需要越来越放荡,而我的身体绝对能够满足她对于性爱的

     任何要求,谁也不会想到,平日里端庄秀丽的她一到床上就像个难以餵饱的

     小野猫,每日每夜的纠缠着我,要我用那粗大勃起的性器去满足她飢渴的欲

     望。

    而我是多么的喜欢妻子这时的样子啊。

    接下来的那么多年,性爱成了我们夫妻间最最相同最最中意的爱好。随着

     年龄的增长,阿敏在床上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放得开,也越来越容易享受到性

     爱的快乐。有时快上班时,我都会接到她的电话,她会用那种腻腻的声音跟

     我讲:老公啊,我又想到了一种做爱的姿势,好想现在就和你回家试一下啊,

     一定会好舒服的,又或者告诉我:老公啊,我在想你了,想的里面好痒痒,

     内裤都湿透了,想老公操我了。妻子那甜腻腻的声音总让我第一时间就会勃

     起,然后我总是飞快的处理掉手上的工作,约好妻子,回家做爱。

    得到快乐和爱的阿敏越来越滋润,越来越娇艷。而我的工作和生活也越来

     越顺利。我的生活好极了。

    或许是上天也妒忌我有着这么的妻子和这么美好的生活吧。他决定给我惩

     罚。

    那天跟着法院办案的人跑了一天,却一无所获,我回家时是很洩气的。可

     当我上床时看到娇媚的妻子用热辣辣的眼光看着我时,我想我必须要盡丈夫

     的义务。而且明显阿敏已经在等着我去幹她了,她穿了极薄的半透明的睡衣,

     几乎可以看到她那丰腴雪白的奶子。阿敏的身体保养的相当好,生微微几乎

     就沒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除了小腹下部那几道几不可见的妊娠纹,尤其

     是她的奶子。仅仅比少女时稍稍松弛了一点点,但却依然坚挺上翘。而且更

     加的饱满圆硕。倒是以前粉嫩的奶头现在变的大而红了,兴奋起来就会硬硬

     的勃起,像两个又大又圆的葡萄,紫颤颤的十分的性感。

    我嗅到妻子脖颈上淡淡的香水味道,心里就开始明白妻子要我幹什么了。

     和平常一样,我把她抱在怀里,掀起她薄薄的睡衣,让她露出两个圆润的乳

     房,我轮流颊弄着她慢慢肿大起来的奶头。阿敏的喉头渗出娇浪的喘息,手

     也探进我的内裤,搓揉着我渐渐硬起的肉具。我将她的奶头逗弄的紫湛晶莹

     时,就发现阿敏的淫液都已经打湿了她的睡衣下摆了。

    可是,那时我就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勃起好像不像平时那般坚硬。妻子已经

     在下面握着我肿大的东西在她湿润的胯间蹭弄起来了。我敏锐的感觉到妻子

     勃起的阴核在我的龟头处跳动。而且她张开的穴口也越来越潮湿。

    :「进来吧,老公。」

    妻子在下面腻声催我,她握紧了我的肉具根部,这让我感到血全部涌入了

     涨大的龟头。而且阿敏已经用那涨大的龟头蹭开了煳满黏液的饱涨的阴唇,

     抵住了自己的腔道口。

    :「敏啊,我觉得好像不太硬啊。」

    我试着绷了绷肉具,感觉不是很强烈。

    而妻子似乎等不及了。

    :「嗯,进来了就硬了吗。」

    妻子红透的脸凑到我耳边,娇羞的低低道:「老公,我用小穴夹几下他就

     听话了。」

    我想也是,以前也有过不甚坚硬的情况下进入她的身体,几下抽动,被她

     那多汁紧凑的腔道壁一咬一夹也就慢慢硬了。看着娇浪的爱妻,我挺起肉具,

     往她的下体刺入。

    妻子果然是等的久了,那小穴里头又滑又湿,肉具刚刚进去,就感到她的

     腔道里面热热的肉裹了上来。我不由戏谑:「骚婆娘,浪成这样了。小穴要

     把老公的肉棒挤扁了。」

    妻子在我身下脸红耳赤,不依的在我的屁股上拧了一把。低低腻声道:

     「谁让你不早早给人家的,就要。」

    我的心里荡漾起来,提起妻子白嫩修长的双腿,开始抽动,妻子的阴部红

     红白白的淌满了粘稠的淫液,因为我肉具的挤入将那本来就肥满的阴户涨的

     饱饱满满的。我喜欢看妻子那性感而漂亮的阴户吞吐自己黑黝黝的肉具时的

     模样。那红肿兴奋的小东西在吞入我粗大的阳具后总显得十分的兴奋和淫秽。

     妻子也会擡起头,看自己被我操的样子。看着看着脸就更红了,唿吸也更急

     促了,就把头仰回去,快乐的喘息着,抱着我,跟随着我的节奏,往上迎凑

     自己的阴户。要在平时,在我看着自己妻子那艷丽淫荡的阴部吞吐我的肉棒

     的时候,我很快就会硬到发涨发疼,就会要加快速度去操弄妻子那需要的湿

     透的肉穴,可今天真的不行了,我的脑子里面老集中不起精力来,我的肉具

     也始终达不到我和妻子都需要的硬度。甚至开始游乐慢慢萎缩的倾向。我急

     了。拼命的将肉具在妻子滑腻的肉穴里面挣动,像让他盡快的硬起来。

    而妻子也感到了不对,平时此时在她的身体里面抽动的东西早就该是硬如

     铁烫如火的了,应该能结结实实的将她需要的阴道撑的满满噹噹的才对,可

     今天在她体内抽动的东西却是不软不硬,去死不活的。让她有种有劲也使不

     上的感觉。

    :「老公,你绷硬些吗。我要你硬邦邦的大肉棒棒,恩,好老公,快,小

     穴穴痒痒了啊,快把她撑紧吗。好老公。」

    妻子在我下面扭动起来,脸上洋溢着不满的放浪。并且她开始熟练的收缩

     起自己肉穴内湿滑的嫩肉,试图帮我将肉具挺硬。

    可是毫无办法。我越焦急,那东西却越不听话。片刻之后竟然像一条萎缩

     的虫子一样,彻底的松弛了下来。我在挣动也无济于事。我真的急了:「阿

     敏啊,真的不行了,你,你帮帮我。」

    妻子也感到了我的萎缩,她以致着自己难忍的瘙痒和需要,擡起了头:

     「不要急,伟德,来,我来。」

    我躺在床上,妻子白皙丰腴的身体往下移动,趴到了我两腿间,她用手指

     捏起我那不争气的东西,媚笑着盯住我,:「老公,你躺着休息一下,我来

     伺候你。」

    肉具上白白的往下淌着液体,那是妻子兴奋时分泌出的淫液。很多。

    :「老公啊,你软下来了还这么大耶。」

    阿敏的眼神骚浪而热切,她的纤手握住了那物,轻轻套弄着。又红着脸低

     低对我道:「老公啊,肉棒棒上好多水水啊,这么湿。」

    边说,边吐出她那细滑红润的舌尖,在我松软下来的龟头上舔了一圈。

    :「舒服吗,好老公,」

    妻子的眉眼如丝,直直的看着我,那样子既骚浪又娇媚。

    妻子将我那粘满了她的淫液的肉具吞进了她的口中。妻子的嘴里热热的,

     灵巧火热的舌头在我的肉具上面打着转。然后用力吮住,两手伸到我的腹部,

     抚揉着,头部开始上上下下的动起来,紧紧裹着我肉具的小嘴在上面套弄着。

     做这些的时候,妻子的双眼一直又骚又浪的盯着我。妻子不是很喜欢用嘴和

     我做的倒不是讨厌,而是她说用嘴做时只有我一个人舒服,那样不公平,远

     沒有将肉具插入她的身体来得快活,而且那样两个人都快活。可现在为了让

     我能够早点硬起来,妻子正在竭盡全力的挑逗我的性慾。

    我渐渐的绝望了。尽管妻子的努力让我感动,可我真的感觉自己的兴奋在

     消退,慢慢的就沒有一点慾望了。看着焦急的想让我勃起的妻子,我的心在

     滴血。

    最后妻子也感觉到了我的反应,她吐出了我还是软软的东西,轻轻在上面

     咬了一口:「不听话的小坏蛋,不理你了,」

    又爬到我的身边:「老公,我知道你是累了,不要紧的。你別急,咱们今

     天早点睡吧,好不好。」

    我吻了一下妻子,她的嘴里满是她那浓烈的淫液的味道。我喜欢她那浓烈

     的味道,那味道以前总能让我感到兴奋。

    :「对不起,敏,我可能真的是累了。你难受吗,要老公用——」

    妻子打断了我:「嗯,不要吗。等你明天硬了用他」

    妻子的手指在那软塌塌的东西上缠绕着。

    :「我最喜欢他来弄我,什么也沒有他弄的舒服。老公你今天累了,快休

     息吧。我爱你。」

    我无言的吻住妻子。

    那一夜。我几乎沒能入睡。而且我也听到身边的妻子也好像翻来覆去了一

     夜。

    而早上我睡的正甜时,却被妻子弄醒了。

    我感到自己的下体又硬邦邦的恢復了雄风。显然妻子也是在看到了我勃起

     的样子才兴奋起来,她的爱抚让我甦醒过来。

    果然妻的眼睛里面水汪汪的像要淌出水一般,见我醒来,立刻偎到我的怀

     里。纤手却紧紧的抓着我硬起的阳具,腻声道:「老公,好大啊。热热的。」

    我也觉得恢復了,下体紧紧的勃起着。看着娇媚的爱妻,我的心也动了,

     手掌滑向她的胯下。妻红着脸将腿分开了:「你不许笑人家的啊」

    我感到入手就是一大片滑腻的湿润。爱妻的胯下向决了提的河道一样涨满

     了水。我捏了捏她阴户上端挺立着的硬硬的阴核。妻子的身体缩了缩,娇吟

     了一声。

    :「小浪穴什么时候湿成这样了。这么多的水。」

    :「嗯,说好不许的吗。」

    妻子在我怀里娇羞的扭动。

    :「刚刚啦,谁叫你一大早就不老实,紧紧的顶着人家。」

    :「那现在呢,现在要老公幹吗。」

    我轻笑着,将妻子压到身下,逗她。

    :「要老公的大肉棒棒操了。小穴里头好痒啊。」

    妻子妩媚的搂住我,把嘴凑到我的耳边,低低的道。

    我呵呵的低笑,说了声:小浪妇。就用坚硬的肉具凑向爱妻的胯间。

    妻子快乐的闭上眼,将腿大大的分开。微微的挺起湿透的阴部,往上迎来。

     我硕大的龟头依次划过妻子敏感的阴核,肿胀的阴唇,滑腻的密肉,找到了

     爱妻裂开的吐着淫液的穴口。

    :「是这里吗,宝贝。」

    我挑动着自己火热的肉具,在妻子那湿滑不堪微微抽搐的阴门口挑逗着。

    :「嗯,坏老公,进去啊。等不及了啊。」

    妻娇媚无比的浪哼了一声,双腿往我的腰上一挂,将那火热的湿淋淋的阴

     户凑了上来,熟练的吞入了我肿大的龟头。

    我笑了,轻轻的拍了一下她往上挺起的屁股。

    :「就一夜沒操,小穴穴就浪成这样了啊。」

    :「嗯,老公,人家要吗。快啊。」

    妻子在我的身下脸红过耳,急急的往上挺耸着她雪白柔软的小腹。我迎了

     下去。满满紧紧的把她塞住了。

    :「哎呀,好老公,硬邦邦的大肉棒棒真好啊。」

    爱妻长长的呻吟了一声。快活的肉体收缩了一下。

    我正想奋力动作让她感受我给她的爱时,我发现又不好了,尽管我的慾火

     也是那样的炽烈,可我的抽动非但沒有让自己的勃起变的更坚硬,而且我感

     到象昨晚一样,我竟然又开始慢慢软下来。我的心一下就急了。加快了自己

     耸动的节奏。但是那软下来的肉具渐渐让爱妻本来快活着的下身的满涨感慢

     慢消失了。我的耸动根本无济于事。妻子睁开美目,疑惑的看着我。

    :「老公啊,你怎么了,快啊,快,小穴里面好痒啊,快给她啊。」

    妻子焦急的在我身下扭动,她伸出手探到我的小腹下面,紧紧抓住我渐渐

     软下的阳具根部,试图让那里面的血液全都聚集到肿大的龟头部位,能继续

     充满她急需要的空虚的阴道。可是那也沒能阻止我的完全萎缩。这就是问题

     了,难道我真的不行了。

    爱妻依旧沒有埋怨,但从她的眼中,我看到了哀怨。

    之后的晚上,我们又试了一次。妻子害怕我在上面的缘故导致了中途的萎

     缩,特意让我躺着,她爬到我的身上。刚开始时还正常,勃起的阳具也顺利

     的进入了她的阴道腔,可正在妻子感觉到舒适和兴奋的时候,我又不行了,

     看着满脸哀怨的爱妻。我痛苦的简直想要死去。

    :「伟德,这可能是病,我们得去看医生了。」

    妻子正色对我说。

    我的眼泪都下来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管花多少钱,我们都要把这病瞧好。伟德。」

    但是,我们将近一年的求医得到的却是一个几乎让我们绝望的信息。

    我的这种状况在医学上称为继发性的功能性性无力或叫性不为。目前沒有

     医治的方法和有效的药物,也可以使用烈性的催情类药品暂时的恢復,但那

     样不仅治疗不了我的病,反而会将我的身体拖跨,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告告诫

     我不要去使用那些药物。还说如果奇迹会出现的话,我的身体是可以恢復的。

    那几乎是判了我的死刑,不比判了我死刑还要让我难过,因为那样受苦的

     还有我最爱的妻子。我怎么面对这以后几十年的无性生活。尤其我的爱妻,

     她正在性需要的上升期啊。

    回家以后,我和阿敏抱头痛哭了一场。我对她说,我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了,

     而她还是那么的年轻和娇艷,像一朵正需要人浇灌的开的正艷丽的鲜花。我

     不想拖累她,我真的想让她自己去寻找她应该得到的幸福和快乐,因为我是

     那么的爱她,不愿让她有一点点的难过和不如意。可是想到如果我要是失去

     她,那我活着,挣钱,工作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不捨得她,还有我们那才十

     六岁正在读书的儿子——微微。那也是个多么俊朗多么聪明和孝顺的好孩子

     啊。阿敏也哭的像个泪人,她说哪怕是我残废了,全身都不能动弹了,她都

     不会抛下我。因为她这十多年早已经习惯了有我和儿子。沒有性那也不要紧,

     我们都快老了,有沒有这事真的沒大关系,重要的是我们还有儿子,他还正

     需要我们的爱。还有我们的父母。他们一定不会愿意看到我们有任何的不和

     谐,如果有,那对这么大年纪的他们该是多大的打击啊。

    就这样,我一下从天堂进入了地狱。以往我最爱的家,成了我最不爱回的

     地方,以往我最爱见的人,也成了我最不忍心见到的人。我或的像个行尸走

     肉,每天拼命的工作,我想为我那两个深爱的人更多的留下点东西,让他们

     可以更加轻松的过好以后的日子。我的努力工作也得到了回报,公司摆脱了

     上次那事遗留下的阴影,开始大量的盈利。

    我最不敢见的人就是我最爱的阿敏。

    每次回家过夜,尽管她在迴避或忍让,我还是感觉到了她哪个年龄的女人

     特有的如火一样的慾望。因为她说过,其实只要每次和我抱在一起,嗅到我

     身上特別的体味,就会让她慾火高涨,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我行房了。而我最

     多正用手或嘴的爱抚让她暂时舒缓一下性的飢渴,却根本无法真正解除她身

     体深处的难受和需要。而我每次在在用手或嘴为妻子解决性的需求时,爱妻

     那迷人的身体,性感的下身和娇媚的呻吟又总让我慾火如焚,但却找不到宣

     洩的方法。这让我痛苦到了极点。

    看着我那么难受,阿敏也体谅的不再要我回家面对她了。

    一次去海南出差的时候,我刚好看到那有个性用品展销会。我一进去就看

     中了一个女用的按摩棒,那东西的尺度和粗细几乎和我正常勃起时的不相上

     下,而且做的极为仿真。想到在家独守空房的爱妻,我买下了那东西。

    阿敏第一次看到那东西时的神情先是惊讶,彷彿惊异于它和我的相似。然

     后就是抗拒。她以为使用那种东西的女人一定是个淫妇。我花了好多的时间

     解释劝说,她才沒有将那东西扔进垃圾袋。

    再后来我回去时发现,那东西似乎有过了被使用的痕迹。我这才放心,并

     且也在偶尔的回家的时候和妻子一起使用那东西去舒缓爱妻的慾望。妻子在

     那时很放荡,彷彿好像真的很快乐。尽管她在事后幽幽的告诉我,那东西远

     远沒有我的真傢伙弄的舒服。但是那真的是我能为我的爱妻所做的一切了。

    我也曾害怕妻子会忍耐不住性慾的折磨而去偷情,其实我早想过,如果妻

     子真的做了,我也决计不会责怪她。因为面对她那样年轻艷丽的容颜,那也

     是逼不得已的事,但是我害怕她会因性生爱,而离开我,离开儿子。这种念

     头让我好久都无法安心的入睡。我也曾经偷偷的在她的背后探访过,但是幸

     好,我的阿敏是那样的端庄和守妇道。我不在家的时候,她几乎足不出户,

     并沒有任何的行迹被我察觉。

    但是我万万沒有想到的不可思议的事却真的发生了。

    妻子在我去北京出差的时候在家摔伤了。儿子打来电话时急坏了我。我赶

     忙从北京回家,原来妻子伤的并不重,些须的扭伤。医生嘱咐要卧床休息。

     刚好儿子放了寒假在家。我北京的事又比较棘手,我交代了儿子几句就又去

     了北京。

    对于我的儿子微微,我一直认为他传承了我和妻子的所有优点。他的体型

     像我,高大健壮,而他的容貌却是我和阿敏的最好部分的结合,俊郎帅气,

     而且他异常的聪明,学习上的事从小就沒有要我们为他操过心。而且这孩子

     对人特別的尊敬特別的有耐心,他的姥姥姥爷爷爷奶奶都特別的喜欢他,连

     我公司的员工也喜欢他。妻子又不是什么大问题,又这么能幹的儿子在家,

     我当然十分放心。

    可是自从妻子这次摔伤后,我忽然发觉我和儿子似乎生份起来,以前我难

     得回家,每次回家,他总喜欢饶在我身边,问这问那。可现在,我发现,他

     的话和我就少了,吃过饭也不喜欢呆在我和他妈妈的身边聊天看电视了。每

     次吃完饭,匆匆的和我和他妈妈打个招唿就上楼回他的房间去了。问妻子,

     阿敏却说沒感觉到,又解释说可能快中考了,学习紧张的缘故吧。我想想也

     是,这么大点的孩子,肩头的任务的确不轻。那天我还特意去他的房间看看。

     看到我来,儿子却显得有些紧张,手足无措的样子。我想可能是我经常不回

     家,真的和他生疏了,特意在他的房间里面呆了一会。问了些他在学校的事

     情,我出门时,儿子也站起来了准备送我,那时我才觉得儿子真的张大了许

     多,都要比我高出些了,我乐了,一巴掌拍在这小子的小腹上,结实而健壮。

     我满意的点头:「不错,儿子,记住啊,学习固然重要,身体也是要紧的。」

    儿子的脸突然红了一下。

    之后的一个晚上,我忙完了手头的事,忽然想起了在家的妻子和儿子,好

     久沒见他们了,还是挺想的,我就开上车,回家去看看。

    到了楼下我一看,屋子里面灯也沒有,我打电话回家,家里也沒人听,一

     想:是了,阿敏不是说每天晚饭后都要到外面去走走的吗。可能和儿子出去

     了吧。我将车子掉了个头,挺到屋子右面的车位上去,刚歇了马达,我就看

     到妻子熟悉的身影进入了视缐。在她身边的是儿子吧,我恍惚中觉得心动了

     一下。儿子真的好高大啊,几乎比他的妈妈高出半个肩膀,而且就像我平时

     和妻子外出步行时一样,儿子的胳膊半搂着他那娇小丰满的母亲。让我心动

     的是儿子忽然伏低脑袋,在阿敏的耳边低低的说了句什么,我就听到了妻子

     低低的似乎刻意压抑住的笑声,而且还夹杂着喃喃的腻人的话语声,我甚至

     看到妻子的手动了动,好像拧了儿子一把。

    阿敏的笑声让我觉的心里堵堵的,那声音怎么听怎么像我在她耳边说了一

     句过火的关于性的玩笑话后,她才会有的。

    眼尖的儿子看到了我的车,他的手一下就从他母亲的腰肩处放了下来。嗫

     嚅着:「爸爸」

    阿敏似乎也吃了一惊,身子僵了僵,与儿子紧贴着的身体站直了。

    :「像个鬼一样,吓坏我了。」

    妻子娇嗔着拍了拍胸口,走上来,一把挽住我的胳膊。

    :「大忙人,今天怎么会有空回来看看我们这孤儿寡母的啊。」

    我心中的慌乱自然无法面对自己的妻儿说起,我笑着,搂住妻子,在她的

     脸上亲了一口。

    :「小日子过的挺逍遥的吗,吃过饭还有的街逛。你们母子两走在一起啊,

     谁都会以为是对情侣呢。」

    我觉得阿敏的身体僵了僵。

    :「盡胡说,你吃饭沒,我回去给你做些。」

    昏暗的路灯下,我分明看到妻子的脸上有了红晕。

    儿子已经快步上前,打开了门。

    那天晚上,我几乎一夜沒合眼。我感到身边的妻子也是几乎沒睡,好像在

     想着什么心事。而且我听到楼上儿子的房间里面的声音到了很晚还在响起。

    我忽然觉得自己很恐慌,我感觉自己就要失去什么,有种大事临头的感觉,

     可具体是什么,我又说不清楚。第二天,我早早的就走了,像往常一样,每

     天员工上班以前我必须把各部门的任务准备好。

    连接着四天我每天都回家了。而且我盡量不太早走了,我早早的起床帮他

     们母子两做些早饭,这些都是阿敏平时的事,我既然在家了就不想让她太劳

     累。每天早起。我觉得自己的多疑对妻子是不合理的,我的心感到愧疚,我

     想也许真的这段时间我太忽略他们了,我应该多抽点时间给他们。但是,每

     每回家,我总有种不太和谐的感觉,好像我倒成了家里多馀的人,儿子和我

     的话也更少了。好像阿敏和我的话都少了,她也不在晚上兴致勃勃的依偎在

     我怀里撒娇了。

    那天早上我沒有做饭,天沒亮就接到电话,公司的货到了码头,我必须安

     排运输工具。我起床时妻子还在睡着呢。我沒有叫醒她。匆匆就出了家门。

     车快到一半路程时,我发现将货单拉在家里了,沒法子,只好掉头往回走。

    我打开卧室的门,几乎吃了一惊。刚刚还在睡着的妻子居然不在了。

    而那时,我隐隐听到楼上的儿子的房间内好像有动静。我的心几乎跳到了

     极限。而且我的脸变的血红。这么早,天还沒亮,她跑去儿子的房间幹吗呢

    我的心里充满了一种压抑的不敢去想的恐惧,我缓步上楼时,又有一种异

     样的要撞破秘密的兴奋,我伏到儿子的门上,门紧紧闭着。

    我几乎绝望的听到了屋里传出的隐约的妻子的笑声。不,应该说是那种极

     为放荡的浪笑声。我的心几乎沈到了足底,或者说根本就忘记另外跳动。

    可我还不相信,我还在为自己的在一个紧闭着房门的房间了的妻子和儿子

     在找理由。尽管那些理由连我想来都是那么的荒诞不经推敲。

    我悄悄的从旁边的侧门饶往儿子房间的阳台,我看到那沒有拉严实的窗帘

     里透出了一缐灯光,外面还很黑,也很冷。

    屋内的一切证实了我所有的推测。我绝望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妻子已经全身赤裸着站在儿子的床上。她叉开着白皙修长丰腴的双腿,满

     脸的兴奋和快乐,她低着头,动情的看着正把脸埋在她胯间的儿子。儿子的

     裸体好结实啊,我在窗外感叹。他努力的在他母亲的胯下嗅着,舔动她母亲

     很可能已经湿透了的下体。妻子的柔软洁白的小腹快乐的起伏着。我听到了

     她熟悉的呢喃和喘息,她的双手抓着儿子乌黑的头髮,身子在微微的颤抖,

     儿子擡起了脸,是的,妻子的爱液已经将他年轻俊郎的脸打湿了。

    儿子的双手饶到了妻子的身后,抱住了他母亲丰满突翘的屁股,将湿湿的

     脸庞贴在了妻子起伏的小腹上。

    :「妈妈,想死我了。想死你这里的味道了。」

    妻子低下身体,捧起儿子的脸,低低的笑道:「小坏蛋,那里想妈妈了,

     让妈妈看看。」

    妻子那近乎淫荡的轻笑声让我的心里感到一荡。一种许久沒有过的感觉好

     像在我的体内升起。

    儿子就站了起来,天啊,儿子的生殖器已经发育成了大人的生殖器了。上

     面张满了乌黑浓密的毛髮,而更让我惊异的是儿子巨大的勃起的性器。那种

     尺寸那种坚挺是我都不曾有过的。儿子骄傲的站在他的母亲面前,将那已经

     完全勃起的性器笔直的指向他那娇艷的满脸荡意的妈妈。

    :「咯咯,坏小子。又想用他欺负你妈妈了。」

    妻子的眼睛盯着儿子小腹下面的勃起。纤手握住了那物,淫媚的双眼几乎

     瞇了起来,斜视着年轻的儿子。她套弄了几下儿子巨大的生殖器。竟然慢慢

     的蹲了下去。双手抱住了儿子结实的屁股,仰起了脸,张开了嘴。儿子那粗

     大坚硬的性器就挺立在他妈妈美丽娇媚的脸庞上面,妻子盯着儿子,张开的

     性感的红唇吸住了儿子颤抖着的圆润而巨大的龟头。窗外的我闭上了眼睛。

     可是我忽然惊奇的发现,自己沈寂了几乎一年多的肉具居然在蠢蠢欲动了。

     妻子的双手在儿子的屁股和大腿上抚摩着,她闭上自己美丽迷人的眼,将儿

     子那巨大的生殖器深深的纳入了口中。我不由的强烈的妒忌起来,就是对我,

     她也沒有如此深的吞入过啊,但儿子显然是太长了,妻子尽管已经盡力还是

     沒能盡根吞入,往外吐时,妻子迷人的眼睁开了,斜斜的瞟向儿子。好像在

     问儿子是否感到舒服。

    我当然知道自己的妻子在兴奋时候的媚态,不要说是年轻的儿子,就是我

     也是无法抵挡的,儿子低着头看着他美丽的妈妈吞吐吮吸着他勃起的肉棒。

     妻子舔吃的极为仔细,似乎在吃一样可口的美食。她仔细的将儿子的性器慢

     慢的吞入口中,在慢慢的在那坚硬的肉棒上面滑动裹紧嘴唇,将儿子的生殖

     器完全吐出以后,妻子紧紧的看了一眼那东西,又盯住儿子,伸出小巧细滑

     的舌尖,在那硕大的龟头上舔弄着,甚至淫荡的将舌尖竖起,去找寻着儿子

     肿大的龟头表面那道细小的裂缝。一边挑动那裂缝一边似笑非笑的斜视着自

     己的儿子。

    被她的口水浸收了的龟头看起来紫嘟嘟亮闪闪的,显得异样的凶狠。但我

     知道,那才是妻子那时需要的一种凶狠。

    :「舒服吗,宝贝。」

    妻子把脸再往下,竟然将儿子圆鼓鼓的硕大的一颗卵蛋也吸入了嘴里。一

     只手握住儿子直挺挺的生殖器,套弄着,硬邦邦的傢伙少沾满了妻子的口水,

     让妻子的套弄更加的顺利。

    :「妈妈,好舒服啊。」

    儿子闭上眼,手垂下到他母亲鼓胀怒突的胸口。妻子的奶子早已经涨的不

     像话了,雪白的奶子上面血脉隐现,那肿起的乳晕好像比我所见过的还要大

     些,乳晕上满是兴奋的小突起。儿子的手指捻住了他母亲因为奶他,而由嫩

     嫩的粉红色变成了深紫色的奶头,那两个翘翘的奶头现在因为兴奋已经鼓突

     坚硬的不像样子了。儿子的手指转动着,拉扯着,熟练而老到。那奶头也因

     为儿子的捻弄变的更加的坚硬,像极了两颗紫甸甸的枣儿。

    我听到了妻子的喉咙里面发出了以前在被我爱抚到想要插入时才会发出的

     声音。

    果然,妻子忍不住了,她松开了口中儿子年轻粗大的肉棒。站了起来。

    :「微微,好宝贝,来吧,妈妈要了。」

    儿子紧紧的搂住他白皙丰腴成熟的母亲。热热的吻住了妈妈的嘴唇,我甚

     至能听到两人舌头纠缠的响声。

    妻子熟练的转过身去,将腰伏低些,抓住了床头的靠背。又回过头,骚媚

     入骨的对自己的儿子低笑道:「好儿子,这次慢些啊,別再像上次差点进错

     了地方。」

    儿子就站在他妈妈的身后,双手握住他妈妈的胯骨,眼睛紧紧的盯住他母

     亲翘起的雪白丰硕的屁股下方。妻子脸上的荡意更浓了,她咬住自己鲜红的

     唇,将纤细的腰肢再放低些,又将双腿打开了些。瞇起了那勾人美目。等待

     着儿子那粗大的性器侵入。

    我看到妻子雪白丰腴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喉咙里面低低的恩了一声,

     仰起了娇媚的脸,脸上充满了满意而快慰的荡意。我就知道儿子那年轻健壮

     的东西已经找到了他母亲一定早就溢满了淫液的阴道口了。我的心不由的加

     快了跳动的节奏,好像进入妻子那湿滑紧凑的腔道的是自己的性器,我感到

     血在往自己的小腹下涌动,肉具居然慢慢在涨大了。

    难以想像的是儿子的老练,他甚至比我那时和他母亲在一起时控制的要好

     的多,他并不急于在他母亲的阴道内抽送他那粗大火热的性器。他只是看着

     他母亲那高高翘着的白嫩的大屁股下自己的生殖器插入的部位。拉紧他母亲

     的胯骨,慢慢的向前耸入自己坚硬的性器。

    :「啊,微微啊,好烫啊。」

    妻子仰着脸,低低的叹息着,腰伏的更低了。屁股也向儿子结实的小腹耸

     去。

    :「妈妈,舒服吗。」

    儿子的声音颤抖着,看的出他在控制着自己的冲动,将自己的腹部顶向他

     母亲耸过来的雪白高翘的屁股。

    妻子娇嫩的身体颤了颤,我知道一定是儿子那粗长的生殖器顶到她那敏感

     的阴道底部了。

    :「微微啊,到底了。好舒服啊,鸡鸡好涨啊,妈妈的小穴都要放不下了。」

    妻子回过头,对儿子媚笑,淫荡的喃喃。

    :「就是啊,妈妈,好像比上次紧多了。夹的我的鸡鸡也好舒服啊。」

    :「咯咯,小坏蛋,那是你几天不和妈妈亲热的缘故,再弄两天,又不会

     那么紧了。」

    :「嗯,妈妈,这几天可把我难受坏了,爸爸每天回来睡,害的我晚上老

     睡不好。」

    儿子说着,一边开始在他母亲的屁股后面耸动起来,小腹一下一下的撞击

     着妻子雪白丰满的屁股,妻子也快乐的将自己的屁股往后迎着,两人的配合

     默契而熟练。

    :「微微啊,你小心些,你爸爸好像感觉到什么了,他还问我,你是不是

     对他有意见呢,老不和他说话。」

    妻子在前面微闭着眼,熟练而快活的摇动着自己的腰肢,将丰腴撩人的屁

     股往后顶送着,迎合儿子的耸动。

    :「沒有啊,我对爸爸还是一样啊,只是现在面对他是,好像总有点心虚

     似的,怕他看出什么来。」

    :「傻孩子,怎么会呢,妈妈跟你讲啊,虽然妈妈也爱你,但是妈妈也爱

     你爸爸,你们两个妈妈一个都不能失去。你要体谅你爸爸。他很难的。」

    :「妈妈,知道了。妈妈,你说要是爸爸知道了我们的事可怎么办啊。」

    妻子听到儿子的话,转头就对儿子笑了:「什么事啊,小坏蛋,是不是就

     是现在你在操你妈妈的事。恩。」

    妻子的淫荡让我大吃一惊。

    :「是啊,妈妈,就是我操你的事,妈妈,我喜欢这样操你。妈妈,操你

     好舒服啊」

    妻子那淫荡的哼叫声让窗外的我也觉得异样的兴奋,下身不可思议的勃起

     了,我不敢相信自己胯下那肿肿的感觉,我的手伸进自己的内裤里面。是的,

     我真的勃起了,我的眼泪几乎都要涌出来了,在那东西失去知觉一年多以后,

     在我几乎在地狱里面生活了一年多以后,我居然发现我恢復了一个男人性兴

     奋时正常的反应,而这种反应竟然是因为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将他年轻的刚刚

     长成的男性生殖器,插入他的母亲,我的妻子那成熟的淌满了淫液的生殖道

     内后才被激发起来。我捏着自己愈加肿大已经硬邦邦的肉具,体会着那东西

     许久不曾有过的火热和激情。泪流满面。

    儿子被妻子的媚态刺激的兴奋起来,双手紧紧抓住了他母亲不住往后迎送

     过来的胯骨,加快了挺动的节奏。儿子的加速让妻子的快感增加了。妻子的

     眼睛闭上了,屁股后挺的速度也在加快。嘴里低低的哼道:「哎呀,小坏蛋,

     你要操死你妈妈了啊。啊,我的微微啊,爸爸要知道你这样操你的妈妈,非

     气死不可,哎呀,小坏蛋,別告诉你爸爸你把妈妈操的怎么舒服,啊。啊,

     大鸡鸡怎么烫起来了,哎呀,妈妈叫宝贝儿子操的好快活啊。」

    妻子那骚媚的样子和淫荡的浪叫声让我的肉具坚硬到了极点,我在窗外看

     着房间里面动情的妻子和儿子,握着自己硬起的肉具,居然在套弄起来,快

     感随着我握紧的手的套动开始产生,勃起的感觉真好啊。

    儿子听到他母亲的浪叫声后,兴奋无比,屁股象装了马达一样的往前挺耸

     着:「妈妈,你舒服吗,比我爸爸操你时还要快活吗。」

    :「啊,啊,妈妈叫我的宝贝儿子操的最快活了,啊,微微的鸡鸡最大最

     粗最硬,妈妈喜欢微微这样的鸡鸡,喜欢这样的鸡鸡操妈妈的小穴。」

    我听到了他们母子两的屁股撞击到小腹上激烈的响声,而且我也听到了妻

     子的体内响起了我曾经那么熟悉的水声,那是妻子在被我弄的凶时,弄到快

     活时候,阴道里面的水被我的肉具抽动时才有的水声,他和儿子的那种体位,

     因为儿子的小腹撞击她屁股的声音会更大,所以那水声就显得小了,如果换

     做儿子在她上面或她蹲坐在儿子的性器上捣弄时,那声音会更大。那声音异

     样的刺激着窗外的我,我看到妻子白皙的凝脂一样的大腿内侧慢慢的有白色

     的水样的液体往下淌了,天啊,妻子居然叫她自己年轻的儿子把她的下身弄

     出那么多的淫液。看着妻子腿间滴淌下来的液体,听着妻子淫秽而放荡的呻

     吟,我的唿吸急促起来,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妻子在兴奋的时候对那种声音异常的敏感,她说听到自己的羞人的地方被

     我的肉具弄出那么大的水声就让她感到羞耻,却也更兴奋。我想或许妻子就

     是想到她现在和儿子在做的是一件最最羞人最最见不得人的事情而感到十分

     的羞耻吧,也许这种羞耻就让她莫名的兴奋起来了。

    妻子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显得更加的娇丽而淫浪。她紧闭着自己的双眼,

     飞快的有节奏的将自己的屁股往儿子的小腹上撞去。嘴离却在淫荡的哼叫道

     :「微微啊,你要操坏你妈妈了。坏儿子,你把妈妈的小穴操出这么多水来,

     妈妈羞死了,哎呀,妈妈叫你爸爸操时也沒出过这么多的水啊。坏儿子,你

     还要把妈妈操成什么样子啊。」

    :「妈妈,我爱你,我要操到你最最舒服,妈妈,好不好。」

    儿子也听到了自己的抽动弄的他母亲的屁股下面一片水响,更加激动了,

     那年轻结实的小腹耸动的更快。

    那一连串母子两肉体撞击的声音和妻子下体不住响起的水声让我浑身的血

     都快要沸腾了,感觉象比自己和妻子做爱时看到和听到时更让我兴奋。

    :「啊,啊,妈妈已经舒服的快要死过去了,啊,微微啊,大鸡鸡给妈妈,

     全部放到妈妈的小穴里头来,啊,妈妈受不了了,妈妈的小肚子都叫你顶的

     涨了,快,宝贝儿子,快,给妈妈,让妈妈去死吧。」

    我知道那是妻子高潮来临时的浪叫了。妻子的脸上胸口甚至白皙的小腹上

     佈满了快乐的红晕,她紧紧的闭着眼睛,急促的喘息着,也不再往后面挺送

     自己的屁股了,只是颤抖着趴在床上,将屁股掇起,翘的高高的,任由儿子

     在她身后冲击着她的身体。

    :「哎呀,微微啊,別动,给妈妈,別抽出去,让妈妈舒服吧,」

    妻子忽然大叫着,将自己的屁股死命的抵住儿子的小腹,脸上的神情似乎

     痛苦到了极点,又似乎痛快到了极点。

    儿子显然掌握了他母亲高潮来临时的徵兆,配合的将他那粗巨的东西深深

     的塞入他母亲的阴道,顶住了他母亲的子宫颈部。

    妻子兴奋的佈满红晕的身体开始抽搐,我知道在她的阴道里面,儿子的生

     殖器也在被她那紧凑的阴道腔勐烈的夹缩,那种快乐是常人难以体会到的。

    :「妈妈,妈妈,你收缩的我好舒服啊。」

    儿子的身体开始轻颤了。我知道他忍受不住他母亲那高潮时异于常人的性

     器官的律动和夹缩了。

    :「妈妈,我要射了,忍不住了啊,。啊。妈妈。」

    儿子轻声叫唤着他的母亲,年轻的身体开始颤抖。

    :「给我,宝贝,妈妈要你烫烫的精液,射吧宝贝,妈妈的好儿子,灌满

     妈妈的小穴。」

    妻子激动的颤抖,年轻的儿子即将要在她体内射精的感觉让她成熟的身体

     不禁的又开始颤抖。我看到儿子闭上了眼,健壮的身体抖动起来,而随着儿

     子的抽搐,本来已经渐渐停止颤抖的妻子再一次也像儿子那样抽搐起来,而

     且抽搐的节奏也几乎一样。

    妻子竟然因为儿子在她体内的射精又到了一次高潮。

    而窗外的我,也闭上了眼睛,剧烈的震颤着,我已经射精了。一年多以后,

     在看着自己的儿子在他母亲成熟的阴道里面射精的时候,我愉快的射了。那

     么的多,那么的酣畅淋漓。妻子慢慢的倒在了床上,闭着眼,嫣红的脸颊上

     写满了快活和满足,就像每次和我行房时到达高潮后一样,雪白的身体在微

     微的颤抖。儿子抱着他母亲性感娇丽的躯体也躺了下来,压在他母亲赤裸的

     丰腴的身子上。我看到了他们紧紧的吻在了一起。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