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三百九十一章 冒名出国,美国生活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32   


    美国号称世界上最自由的国家,也被人称为最不讲道理,最虚伪的国家。不过,这里有一点最好,那就是,只要你钱多,肯定会活得舒坦,活得很自在。

    戴着大墨镜,秦寿生最后一个下了飞机,好奇地看着乱糟糟的人群,放眼望去。人群中并非全是金发碧眼的老外,亚洲人也不少,非洲人更多,显然,说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确实正常。

    秦寿生使用的护照,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他现在的名字叫吴汉华,护照是真的,可名字是假的。当然了,对掌控一个城市大权的他而言,拥有几个假身份的护照,当然不会有问题了。这次使用另一个身份的护照出境,秦寿生就是想尝试一下,以便日后当真出事了,好利用假护照跑出来。没办法,他实在是不能相信谁了。老丈人肯定早就知道赵杰要来省里的事情,可他一直没有通知他,让他事到临头,仓皇失措,连个准备的时间都没有。从那时起,他就在心中发誓:谁都不信,就信自己。这个年头,什么样的关系都靠不住,只有自己能靠得住。

    正四处张望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秦寿生的肩膀一下。回头一望,一个衣着时尚的女子亭亭玉立地站在秦寿生的身前,巧笑嫣然,亭亭玉立。小婉。”

    “生子!”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动情地吻到一处,良久才分开。

    “你这个坏蛋,就舍得让我在这里。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秦婉的眼睛有些红,紧紧挽着秦寿生的胳膊。死活不愿意放开。

    “小婉,你还好吗?”对秦婉,秦寿生有些惭愧。当年,他强行得到了她。却又轻易放弃了她,逼着她远走异国他乡。可以说。秦婉地一生,因为秦寿生而精彩,也因为他而黯淡。

    “这里和国内截然不同。”秦婉很快恢复了平静,向秦寿生介绍起美国来,“这里的人们很实际。\///\\很自私,但是也很公平。至少比起国内。公平多了。只要你有才能,在这里成功地机会比国内多好几倍,我就是个例子。”

    “你是个才女,小婉,你应该回国帮我。”秦寿生可是了解秦婉在美国投资,将他给她的一个亿的资金变成十个亿的传奇故事,对她地才华是五体投地。

    “我已经不适合国内的生活了。”秦婉叹息着说,“我已经加入了美国国籍,这辈子就在这里过了。”

    秦寿生默然。他确实没资格管秦婉地事情。虽然她帮他管理在美国的财产,可两人只是委托关系。“我知道你。若不是国内有什么事情。你不会过来的。”秦婉轻声说,“难道你在国内混成这个样子了?”

    “倒不至于。”秦寿生摇摇头。不承认自己混得不好,“我是未雨绸缪,免得一旦靠山倒了,墙倒众人推。国内的有些人,闹着玩下死手,啥事儿都能干出来。”

    “把资金转移一部分出来吧。”秦婉兴奋地说,“这里的机会多,而且,我们可以分散投资,或者投资实业,比投资基金和股市更安全。这里地资金很自由,我们可以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投资,甚至可以回国内投资,那样的话,你地资金就有保证了。”

    “我的资金都在投资,很难收回来。”秦寿生沉吟着,说出了一个让秦婉兴奋不已的数字,“十亿美元我拿不出来,但五亿美元,我还能调动。我全投入到你的基金里边,由你掌控。”

    “好啊!”秦婉兴奋地跳了起来,搂着秦寿生,吻了他一下,感激地说,“这么多年了,你还这么信任我。”

    “小婉,值得我信任的女人不算多,可你是我最信任的女人之一。”秦寿生的话很诚恳,“若是说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几个女人,最不会害我的女人,除了我奶奶、妈妈和小翠姐外,你也是其中的一个,你就不要倔强了,回到我身边吧。\”

    “你怎么那么有钱?”秦婉不回答秦寿生地话,转移了话题,“五亿美元地资金,不说那全球五百强了,他们太强大了,只说一般的企业,可是拿不出这么多地现金。你的资金流可是优良啊!”

    “什么优良?关键是我抓住了机会。”秦寿生把自己和继父印天合作,把海防市开发区的土地经营权搞到手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得秦婉心惊肉跳的:“这不是挖社会主义墙角吗?”

    “大家都挖,我也只好挖了。”秦寿生一脸的理直气壮,“光土地经营权的出售和土地开发,开发区一年就能给我带来五亿美元的利润。小婉,可别辜负了我,帮我把这钱变成十亿,五十亿,给你的孩子攒下家底。”

    “我哪有孩子?”秦婉刚羞涩地说了一句,就明白过来,看着秦寿生,眼睛水汪汪的,但并没有如同过去一样羞涩地斥责秦寿生。显然,几年的国外生活,让她彻底成为一个现实的女人了。

    “对了,文君呢?”刚才见到秦婉,有些惊喜过度,秦寿生忘了在这里还有个女人。这时才想了起来。

    “她…”秦婉的眼光游离,过了一会儿才说,“她和谷雨在一起。”

    “什么!”秦寿生勃然大怒,“她胆子越来越大了!”

    “别生气。”秦婉挽着秦寿生的手,笑着说,“她瞧不上那种人,不会和他发生什么的。她是闲着没事,耍弄他呢。”

    “这臭丫头,就会惹事!”秦寿生火气稍微消了些,“给她打电话,叫她过来。”

    “等等吧。”秦婉的脸有些红,“我好几年都没…给我点时间吧。我想单独享受你的爱,好吗?”

    秦寿生有些感动。紧紧搂着这个痴情的女人,轻声说:“我在这里多呆几天,好好满足你,顺便。我把地给种上,让我多一个美国儿子。”

    “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秦婉俏皮地说。“你要是不行地话,我可以领你去医院,咱们做一个孩子。”

    “我会让你知道厉害的!”秦寿生地自尊,可不容许被女人轻视自己的性能力。于是,在秦婉的窃笑中。两人上了车,向秦婉的住处狂奔而去。他们都有些不能控制自己地欲望。想要占有对方的肉体和心灵了。

    秦婉住地地方,算是比较高档的住宅区了。一栋二层的别墅,周边绿草如茵,显然是白领精英住的地方。

    来到屋里,秦婉哪里顾得上介绍屋里的设施,直接脱光了衣服,就把秦寿生按倒在大厅里,迫不及待地接纳了他地进入。她毕竟是个知道男人好处的女人,纵使能忍得住那种煎熬,但在自己心爱地男人到了身边的时候。还是会做出失态的举动的。

    被秦寿生滋润了两次后。秦婉才心满意足地带着他,参观了她和李文君的住处。

    秦寿生惊讶地发现。秦婉和李文君竟然住在一张大床上。在注重个人隐私的今天,她们俩竟然那样做,实在是让人不可思议。“你们俩…”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样做,会让我俩不那么寂寞,不至于在面对你的时候,心中充满了内疚。”秦婉淡然说,“按摩棒那种东西,只能解除肉体的欲火,却不能让心灵得到满足的。为了不被别的男人得到了,住在一起,是最好地方法。”

    “小婉,面对你,我有些惭愧。”秦寿生只能惭愧。秦婉对爱情地忠贞,超过了他的想象。他可以肯定,被他发配过来地李文君,只怕是因为秦婉的叮嘱,才能忍得住这种煎熬吧。\///\\而且,她还能回国找他消火,而秦婉一直忙于事业,一直忍受着欲望的煎熬。她,才是最爱秦寿生的女人。

    “答应我一个要求。”秦婉把秦寿生按倒在床上,轻声说,“不是太难的事情,你一定要答应我。”“说说看。”秦寿生倒没让秦婉不高兴,“能答应的,我都答应。”

    “和我在美国结婚,好吗?”

    “可以吗?”秦寿生不太明白美国的法律,也不知道这里结婚需要的程序。

    “可以,只要花钱,就可以给你公证结婚。”秦婉嘲讽地说,“在金钱面前,上帝也要低下他那高贵的头颅的。”

    “好,只是,别让文君知道了,不然的话,她会逼我犯重婚罪的。”

    “没事儿,你和她换一家教堂,照样可以登记。”秦婉笑了,笑得很狡猾,“反正就是个证件,满足一下我的心愿罢了。”

    “我倒是想把你们都娶了。”秦寿生摇摇头,不太高兴,“可是,文君总给我一种不安全的感觉。我总是觉得她有些不忿于自己不能得到我的情绪。像她现在这样,和谷雨在国外来往,是不是就是心中潜伏的一种对我不满的情绪在作怪呢?”

    “文君很高傲,高傲到有了你,一般的男人她瞧不起。你不用担心她会如何的。”秦婉倒是让秦寿生放了不少的心,“她或许没有我这般爱你,可她不会背叛你的。”说到这里,她有些自嘲的笑了,“比你有钱的,都是些老家伙,比你帅气的,都是些穷鬼。我们这些变得虚荣的女人,身上的缺点反而保证了我们忠于你,只把身体送给你。”

    李文君和谷雨在一家中餐馆吃饭,两人都一脸的笑容,谈笑正欢,显然,谈论的话题很合两人的性子。

    谷雨跑到美国,也是无可奈何。\\/\他害怕秦寿生的报复,也想到国外来报复秦寿生。他知道,李文君在国外,若是能把她泡到手,也算是报复秦寿生了。

    李文君是和秦婉不同类型的女人,有些狡猾,有些高傲,但因为秦寿生的关系。她屈服了。她可以为了和秦寿生做一次爱,飞跃大洋。也可以因为和秦寿生吵架,打电话骚扰他的女人,让他后院起火。可以说,她敢爱敢恨。傻大胆。所以,明知道谷雨对她心怀不轨。李文君还是和谷雨来往,甚至想挑逗他,出出当年因为他而被秦寿生误会地那口气。

    “文君,一晃眼,我们都奔三十去了。”谷雨是真心实意感慨的。不是装出来地。他确实在感慨人生,觉得这些年过得实在是憋屈。所有的梦想,都被残酷的现实给击碎了。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个该死地混蛋。

    “人没老,心已经老了。”李文君也是真心实意地叹息着,“我们的人生,已经走了一半了。”

    “文君,我已经厌倦了重新找一个人熟悉,交往,我已经累了,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让我们原本没有开花就凋零地感情。重新开始呢?”

    看着谷雨热切的眼神,李文君心中不屑。脸上做出为难的神色,淡淡地说:“有那个必要吗?谷雨,你应该知道,当一个女人的男人是那么的强大,即使她失去了他,可她再次寻找地对象,只能是比他更强大,或者至少不能比他差的。”

    谷雨地心当时就变成了冰窟中的一块碎肉,觉得刚刚积累出来的自尊,都变成了空中的落叶,一片一片地消散了。是的,有了秦寿生作为标尺,李文君又如何能看得上他呢?

    “我会努力的。”谷雨说出了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谷雨,你是在自欺欺人。”李文君嘲讽的话语,更让谷雨绝望,“在大学,你学到了什么?在美国,你又能做什么?你带来的几万美元,连吃饭都不够,还有什么能够起家的资本?或许,明天你就该去找个地方刷盘子了。醒醒吧,我现在,家产有上亿,不是人民币,是美元。知道吗?我就是想找男人,比你强壮,比你有能力地男人,我能找一百个,一千个。”她地脸上带着一丝执拗的神情,“可我只喜欢他,我要征服他,这辈子,我只想要他一个男人!”谷雨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地,他浑浑噩噩,懵懵懂懂,不知道如何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小屋。按说,来到美国,他做得还不错,找个地方学语言,放下自己公子哥的架势,找个地方打打零工,省吃俭用,没给家里再填负担,没用他爸再四处给他化缘,丢他老人家的脸。可是,和秦寿生比起来,他算什么啊!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活着,当真是没什么意思。

    一丝疯狂的念头在谷雨心中生出:我活不下去了,你也别想好过,大家一起去做鬼吧。

    多日不见的成年男女会面了,能做什么?除了兴奋地述说思念外,就只有用肉体的结合来发泄着心中隐藏的欲望了。一晚上,秦寿生和二女除了做爱,就只有欲望的宣泄了。用撕咬对方,打骂对方来发泄自己的兴奋之情,也只有他们能做出来了。

    伤痕累累的秦寿生,浑身无力的二女,三人叠罗汉一般,躺倒在大床上,好容易平静下来,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述说着一些必须说的事情。

    “你打击了谷雨的自信?”秦寿生玩味的笑了,“他就是个软蛋,一时热血上头,就想成为救世主,一时的颓废,就能变成窝囊废,不用在意他,他永远没有成功的可能。”

    “就是没事的时候逗逗他。”李文君平躺着身子,腰间垫着枕头。她已经和秦婉商量好了,要给秦寿生生个孩子。这样的话,她有信心将秦寿生在美国的财产牢牢把握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看着有亿万资产,可那都

    “我知道让你们自己过了几年,是人都受不了。”秦寿生看着二女的脸色,陪笑着说,“可你们是神,是女神,我知道,你们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的。从今天起,我就不离开你们了。”

    “哼,难道你能常住美国吗?你的女人能受得了?”秦婉嘲讽地说,“她们就不会给你戴绿帽子?”

    “你们跟我回去吧。”秦寿生说出了让二女期待已久,可是惊愕非常的话来。要知道,当年,要不是他,二女也不会远渡重洋,在这里过着自己不想要的生活。

    “你要我们跟你回去?”秦婉皱着眉头,“我们已经在这里扎下根了,你又要我们回去?”

    “扎根?”秦寿生不明白话里的意思,“你不是就做基金吗?自己经营一个小小的基金吗?怎么?还做别的生意?”

    “我会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秦婉不屑地说,“我没愚蠢到那个程度!”

    “你还经营什么生意?”秦寿生大感兴趣,把秦婉压在身下,威胁道,“胆子大了,敢私设小金库了,快招!”

    秦婉白了秦寿生一眼,很是不屑他的污蔑,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经营的什么东西。

    他们所在的城市,是华人聚集的城市,唐人街自然也就存在了。而秦婉,就在唐人街经营了一家规模很大的中餐馆,还有一家商场,专门出售纪念品和便宜货给来旅游的客人。

    用秦婉的话来说,就是一旦秦寿生当真不要他了,或者说,等她到了三十五岁还没见秦寿生过来,那么,这里就是她养老的地方。她会找个男人,生个孩子,糊弄完这一辈子就得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