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三百八十八章 捧红和打压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24   


    “宝宝,叫哥哥。”沈晓霞一把抱住自己的儿子,不让他跟着洪文文的儿子乱跑。她的孩子小,跟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胡闹,只能是吃亏。沈晓霞可不是个吃亏的主儿,哪里肯让儿子吃亏。

    “秦洪,回来,别乱跑,打坏了阿姨家的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洪文文满地抓自己已经跑得飞快的儿子,嘴里骂着,“小东西,你给我站住!”

    这里是沈晓霞家,来这里做客的洪文文,自然要拘束不少,但孩子不知道,特别是她的儿子,那是顶名的一个调皮,平时在家,把别墅里能从一楼闹到二楼,谁也管不住,估计只有他爸来了,他才能老实一点。

    沈晓霞比洪文文大一岁。两人都出身于普通家庭,一个性子耿直,一个阴柔,加上离秦寿生远远的,也没什么争风吃醋的意思。闲暇的时候,两人就凑到一起,一块儿伺候儿子,也让两个兄弟有个伴儿,倒也不错。

    “沈姐,你儿子还叫他爸爸吗?”

    “他倒是想,我不让。”沈晓霞淡淡地说,“我儿子可是姓第五的,就是不姓第五,也会姓沈,我才不会让他姓秦的。”还有一句话,她还没说出来,就是,姓第五,她才能掌握手中的亿万家财,若是被人知道这孩子不是第五明凡的,那官司可就要上身了。不过,现在第五家的人都流落到外地去了,京城中除了第五明珠,一个人也没有。就连第五金萱的儿子罗中原,也舍弃了京城的生活,跟他妈走了。他们害怕被欧阳家报复。但沈晓霞不怕,她和第五家分道扬镳的事情,京城中无人不知。自从传出了第五明凡得了艾滋病后,人们就知道了这个事实。而事实上,若非因为沈晓霞生了个儿子,第五金宇也不会允许沈晓霞自立门户。虽然第五明凡现在地两个女人又帮他生了一男一女。可沈晓霞这里的毕竟是长孙,很得第五金宇看重。

    “他倒是缺德,愣是把你给霸占了。”洪文文笑着说,“那个小混蛋,现在想想,当年我可是看不起他的,不知咋的了,就被他弄到手了。”

    “他是女人的杀手。”沈晓霞叹息着说,“有上好的脸蛋儿,再有使不完地钱财。现在的女人,哪个能免俗,哪个不是要被他给弄到床上?我就是沾了他一下,就甩不掉了。”

    “是你自己不想甩吧。”洪文文鄙视沈晓霞。“你是亿万富婆,难道还怕他不成?你这个骚婆娘,就是被他给迷住了。”

    “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女人自然也喜欢英俊的男人。”沈晓霞丝毫不掩饰自己被秦寿生给迷住了的事实。“记得我们是在游泳池中见面的,当时。我不太会游泳,是他救了我。从那时起,我的心中就有他了。不知道为什么。不管他有多少女人,我都喜欢他。”

    “该死的男人!”洪文文愤愤地骂了秦寿生一句。对他为什么让她到沈晓霞这里来,洪文文心知肚明,知道这个臭男人时间紧迫,要同时滋润两人,要玩三人行。她有些羞辱,可又无可奈何,只好老实过来,等着他赏赐雨露,聊慰相思之苦。她的心中有些不忿,都什么时代了,自己还要像古代的小妾一样,等着老爷三个月两个月才过来一趟,做几次爱,这叫什么事儿啊!

    按说,有人养着,衣食无忧,洪文文应该满意了,可她本来就不是个知足地女人,原先因为为了报恩,才想着混一辈子就得了。现在有了条件,见秦寿生其他的女人一个个都干出了一番事业,她也有些心动,想着是不是做点什么,也不辜负了自己这一生。

    “你起异心了?”

    “什么?”沈晓霞的一句话吓了洪文文一跳,羞怒地说,“说啥呢!老娘就他一个男人,没出过轨。\\/\倒是你,说不定能偷吃。”

    “我…”沈晓霞玩味地笑了,“他要是盯着我,我说不定还会找一个,关键是我太忙了,忙得没工夫想这事情,一等我忍不住了的时候,他就来了,满足我地肉体欲望。这混蛋倒是心中有数,知道我什么时候需要男人。”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秦寿生走了进来,吓得两个小娃娃不敢吭声,抱着妈妈的大腿,使劲瞪着这个陌生地男人。孩子地忘性大,几个月不见的人,基本上就忘了,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记起来。

    “来,儿子,爸爸抱抱。”秦寿生摆出一副慈父地样子,逗了好长时间,也没让儿子投怀送抱,心中很是受伤。

    由于有孩子在,三人也不好如何亲热,便在那里闲聊起来,顺带着让秦寿生和儿子联络一下感情。

    “我说,你在希望市那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都宣称你被欧阳鹏戴了绿帽子了,怎么闹得稀里哗啦地?”沈晓霞发挥出女人爱打听的传统,逼着秦寿生说出其中地详情来,“我要听实情,不听假话。”

    听秦寿生说了好半天,洪文文终于忍不住了,大骂秦寿生:“你这个王八蛋,好好一个女人,帮你生了孩子,你竟然这样利用她!”

    “是她先利用我的!”秦寿生冷笑着说,“她怀了我的孩子,不过是偶然。事实上,她一直都爱着欧阳鹏,和我登记,只不过是想利用我合法地生下孩子罢了。当然了,还有和我离婚的时候,能分到大笔的财产。”

    “你这个人啊!”沈晓霞叹息一声,“你要是这么笨的话,不早被人给害死了?从一开始,你就在利用那个女人,想要对付欧阳鹏,可怜那个女人,或许开始会有什么想法。可是,现在的她,只怕是做梦都想求着你原谅她了。”

    “哼,她要是不在欧阳鹏带来的结婚证书上签字,或许我当真就原谅她了。一个女人,一个有男人的女人。竟然为了另一个男人的前途,连自己已经结婚地事实都不顾了,犯下了重婚罪。虽然希望市做得很好,做得很干净,谁也看不出来,可是,我心中的滋味,你们清楚吗?我的自尊呢?我很怀疑,若是处在和欧阳鹏一样的情况下,方舒会不会为了我。连名节都不要了!她会吗?”

    两个女人默然。她们是从女人的角度上看待这件事情的,自然就同情方舒,可对秦寿生而言,方舒地行为完全就是背叛。确实。当时,秦寿生在场,可是。她若是不同意。谁能阻拦她?谁有权力阻拦她?没有人。如此一来,秦寿生不待见她。确实有她的道理。很多女人都这样,和最爱的人不能成双成对。可她们很少有方舒这样的勇气,宁可背叛自己的男人。也要帮助自己的真爱。至少,她俩都未必有这种勇气。

    “毕竟她给你生了个儿子,你还是原谅她吧。不行,就真离了吧。”

    洪文文的话让秦寿生发出一阵冷笑:“离婚?我俩的结婚登记的手续早被取消了,换成了欧阳鹏和方舒的了。她就是想和我离婚,想要财产,也没用了。除非她不顾欧阳鹏地前途。而她…哼!”他重重地哼了一声,显然对方舒一直对欧阳鹏念念不忘感到愤怒。可他忘了,当时他和方舒登记,不也是居心不良吗?他不也是想着恶毒的念头吗?

    “我这次来,是要带你们回去的。”秦寿生说了一句让儿女大感惊愕的话,“不能和你们结婚,可也不能让你们在这边飘着,还是放在身边,我才能觉得安心。”

    “你想谋夺我地家产。”沈晓霞似笑非笑地说,“没门!老娘经济上独立,人格上也独立,我的钱,都是我儿子的,你休想把我按在你地女人堆里。\”

    “不来也行,不过,将来分家产地时候,可就没有你的份了。”秦寿生一脸地微笑,“儿子的那份当然会有地,只是你的那份就没了,你可不要后悔。”

    沈晓霞脸色阴晴不定,心中暗自算计了一下秦寿生地财产和继承人的数量,不再吭声了。她若是跟过去了,儿子和她应该分得的财产,最少也有十个亿,这可不是十万一百万,而是十个亿。她确实有钱,可是,也没说有到对十个亿视而不见的程度。

    “我在京城住惯了,不想回希望市去了。”洪文文倒是干脆,“只要你顾着儿子就行了,什么钱不钱的,我都不在乎。不过,我想出来做点事儿,你在京城帮我安排安排吧。”

    “***。”秦寿生暗中骂洪文文,“又想当…,又想立牌坊,哪有那样的好事儿?”他倒不是怕洪文文出轨。说句实话,就是相信白天见鬼,也不会相信洪文文出轨。当然,除非那个金超群突然恢复了性能力,这个总想着报恩的女人,说不定会把自己给了他,不然的话,秦寿生就放一万个心吧。

    “文文想做事了?”沈晓霞楞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笑着说,“好啊,也是,他的女人都有自己的事业,凭什么文文就啥也没有?女人啊,还是自强的好,那样的话,看男人不顺眼了,想甩了就甩了,哎呀!”却是她的屁股被秦寿生给袭击了。

    秦寿生让保姆将孩子带走,一下子将沈晓霞按倒在沙发上,准备惩罚她的多嘴多舌。沈晓霞笑得喘不过气来,哀求着洪文文:“快帮忙啊!这个淫棍,又要用强了。”

    洪文文哼了一声,心说你哪次都比我多要一回,那个骚样子,还装纯,老娘才不管呢。

    在京城,很多人可以一夜成名,一夜暴富,也可以一夜落魄,一夜无踪。作为罗中原的女友,副部长的预定儿媳妇,高媛原本是很得瑟的,以为可以嫁入豪门了。可惜,罗中原突然决定跟着妈妈到南方去了,直接将高媛打入冷宫。这种事情,每天都在京城上演,原本也不算什么。关键是高媛想得太多了,期望也太高。结果落差一大,人就受不了了。

    自视颇高的人,遇到了挫折,一般都这样。这些天,高媛失魂落魄的,干什么都无精打采。她原本就没什么正经的工作。就在娱乐圈里混着,有小角色,就跟着凑凑热闹,没有的话,就安心做着当少奶奶地美梦。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不用被导演潜规则,不用受别的演员的气,很不错。可是,罗中原突然变心,抛弃了她。就让她过不下去了。毕竟,她一直很高调,一直趾高气昂,一直让自己高高在上。突然被人给甩了,原本受过她气的人,肯定会嘲笑她。因此。高媛一直在家里呆着。不肯出门,可谓如丧考妣。

    罗中原不过是高官子女。手里有钱也有限,而第五金萱对儿子的管束也严格。家族地财产他根本沾不到手。高媛跟了他,什么好处也没得到。现在他一走,高媛的生活就陷入到窘境中,她不得不重操旧业,准备走上专职演员的道路,准备走被导演潜规则,然后熬日子,慢慢飘红的道路。

    宫海泉陪着笑脸,陪着秦寿生参观他的娱乐公司。他曾想拉着秦寿生入股,只是,秦寿生不太在意,敷衍了两句,让他空欢喜一场,今儿秦寿生又来了,他自然要打起精神,看能不能在他手里抠出一些钱来。

    “刘菁呢?”秦寿生没太大的兴趣,直接道出了自己的来意,“你们很厉害啊!用老子炒作,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因为自己是京城户口,是首都市民,就以为我好欺负?妈的,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挺厉害的,敢掺和到官场的恩怨里边去?”

    “什么?”宫海泉愣了,一肚子地委屈,“兄弟,你这可是冤枉我了,那娘们现在红了,根本就不听我的话,整天闹着要解约,搞得我天天提醒吊胆的,她做什么,我哪知道啊!”

    秦寿生知道,宫海泉这是在装。不过,这事儿也怨不了他。他一个小人物,谁都惹不起,谁让他咋样,他都得做。小人物的悲哀,在宫海泉哭丧地脸上,完全都能体验出来。

    “把她踹了,帮我捧红一个人。”秦寿生打了个电话,把高媛喊进来,“帮我捧红她,要比金范玉和刘菁都红。”

    “她?”宫海泉认识高媛,知道她的年龄,有些为难,“岁数有些大了…”见秦寿生瞪起眼,他会意地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没关系,改改年龄就行了,艺名也得改,我保证把她捧红。”

    高媛捂着胸口,害怕心蹦出来。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个被抛弃地可怜女子,竟然会有大款来捧红她。这时候,她最想做地,就是被秦寿生潜规则、包养,甚至强暴,她最想用自己最大的财富----身体来回报他。

    演员要红,除了演技,还要有人捧。时间长了,只要不是太笨,观众自然就熟悉你了,不红,也要红了。高媛相信,自己也学过表演艺术,演技也可以。若不是想成为部长家地媳妇,若不是不想背潜规则了,只怕她现在也是一个挺红的女演员了。现在,有人要捧她,她自然是信心百倍,要大红大紫了。

    “我不要你什么回报,只要你红了,踩死那两个不知道死活地贱货,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了。”秦寿生地话让宫海泉大吃一惊。要知道,刘菁可是他的摇钱树啊!秦寿生要是想祸害她,只怕刘菁的星路就要暗淡了。不过,在秦寿生的金元攻势下,他只能屈服了,利用自己的合约,打压刘菁,让她知道,不是谁都可以背叛,谁都可以轻视的。

    金范玉突然发现,电视上长生制药公司关于她的广告全部停播,换了一个更加年轻,更加清纯的女人上去了,当时心里咯噔一下:事儿犯了?

    秦寿生和欧阳凡的龌龊,金范玉知道。事实上,和秦寿生好了之后,她不说是守身如玉,但和同欧阳凡关系好的张家国之间,她已经是很少来往了。毕竟,对她,秦寿生很大方,而张家国,只拿她当一个玩物玩弄。但是,当张家国找到她,让她想办法制造一起轰动性的桃色新闻后,她有些动心了。毕竟,有新闻,不但可以提高她的人气,而且还有不菲的收入,何乐而不为呢?她不是没想过这事儿会让秦寿生生气,但是,她抱着侥幸的心理,还是做了。现在,事儿发了,金范玉傻了。

    “大小姐,我早和你说了,那小子不是好惹的,叫你别掺和,你就是不听,这下子好了,人家摆明了是要和你解约了。”经纪人陈放一脸的晦气,嘟囔着,“看人家的理由,绯闻太多,负面新闻太多,不适合作为健康正面的人物出现在广告中。你看看吧,几百万就这么没了!”

    “我怎么知道会这样!”金范玉当时就咆哮起来,“我现在就去找他,问问他,凭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觉得,他会搭理你吗?”陈放苦笑着说,“大小姐,对男人,要温柔一点,要柔弱一些,这样他才会觉得你是一个女人,才会原谅你,你要是和他硬着来,别被他卖到偏远山区,找个农民拿你当老婆。”

    “别说了!”金范玉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吓坏了。虽然知道陈放是在胡说,可她确实是害怕了,“我去找他就是了。”对着镜子,金范玉做出了种种表情,一会儿温柔,一会儿奔放,一会儿柔弱,一会儿可怜兮兮,最后,她决定用可怜兮兮的样子去见秦寿生,赚取他的同情心。

    “张家国,对不起了,你就忍受着耳根子热的痛苦吧。”金范玉心中咬牙切齿的,“要不是你拿钱收买我,老娘何至于损失这么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