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三百八十七章 京城见识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21   


    九人立刻严肃起来,开始整理自己的仪表,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想着给主席大人一个好印象。毕竟,这是国家最有权力的几个人之一,他的一句话,能让国家变色,这些商人,别看平时一个个神采飞扬的,好像地球缺了他们都不行,见了官,还是心中没底。

    大门打开,一个众人在电视上看过千万次的老人走进来,当时让秦寿生呼吸一紧。原来,他只能在电视上仰视这个大人物,没想到,也有和他见面的这一天。这个时候,秦寿生突然感觉,他好像当真进入到高端社会了。

    主席大人一脸的威严,都化作满天纷飞的和蔼可亲。他挨个和这些名扬华夏的商人握手,说几句鼓励的话,显示出他高深的领导艺术和翩翩风度。看人家自如的和性格各异的商人交谈,秦寿生唯有叹服:不是谁都能坐到这个位子上的。真的,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小秦,你好。”主席大人换了一副脸孔,一脸的慈祥,拍着秦寿生的肩膀,像他爷爷似的,“自古英雄出少年这句话,在你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啊!”

    “您过奖了。”秦寿生的嘴巴有些笨,原本就说不出太多的恭维话,遇见这样的大人物,更加局促,只能说出这样简单无味的谦逊话来。他的局促,反而让主席大人觉得正常。若是这个年轻人在他面前张扬,甚至张狂,一点也不稳重,不谦虚,那他的心中就不会有太好的印象。到了主席这个年龄。他赞赏的,可不是轻佻自大的人物。

    “嗯,好好干,国家需要你们地力量,人民需要你们的力量。”主席的话都是官话,套话,是适合这个场合的客套话,听得秦寿生索然无味。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流行全球的虚伪,可又不得不承受着这种虚伪。估计没人会喜欢这种虚伪,可大家又不约而同地让这种流行持续下去。

    政协主席的接见是一种姿态,一种态度,一种国家重视工商业发展的态度。\//\没有营养地客套话过后,主席和大家合影留念,接见便结束了。

    几个商人都留下了联系方式,便匆匆离开。没人愿意和秦寿生来往。好像他身上带着瘟疫似的。秦寿生知道,这是他们害怕赵家和欧阳家,不敢和秦寿生来往,也没当回事。

    政治上的传接是有延续性的。赵家的常委下去了。看起来,常委里没有赵家的人。但是。他们这个派系的延续性不可能停止,其中的两位常委。还是赵家派系地,在下届后。赵杰就很有可能进入到政治局,然后再熬几年。就将进入到班子里,成为最高的统治者之一。除非赵家后继无人,不然,他们还能领风骚几十年。

    “秦,你记住自己的承诺,我会去找你的。”离开前,史密斯还念念不忘秦寿生要请他吃饭地事情。那一副认真的样子,弄得秦寿生哭笑不得,啼笑皆非,摆摆手:“去吧,去一次,让你终身难忘!”

    洛冰在外边等着秦寿生,见他出来了,笑嘻嘻地说:“感觉如何,对主席大人地印象如何?”

    “一个字,累。”秦寿生摇头,一脸地郁闷,“我累,他更累。天天接见一些自己很可能一辈子再见不到的人,还要摆出笑脸来,实在是让人佩服主席大人地涵养啊!那种耐心,那种风度,难怪能坐到这个位子上!”

    “你就是块烂泥,就是扶上墙,一下雨就下来了。”洛冰笑嘻嘻地贬低秦寿生,“现在还想着当官吗?你连虚伪都做不到,还想当什么官?光有狠毒,是不能成大器的。狠毒,在低端还可以有效,到了高端社会,都是阳谋,阴谋是不好用地。告诉你,分配权益的时候,那些大佬,也是斤斤计较地,把东西摆明了,大家一分,就行了。”

    “我不是做不到虚伪,只是有些懒。”秦寿生感慨地说,“关键是我做不到几十年如一日的虚伪啊!人要是这样活着,还有啥意思呢?”

    “他们有自己的理想。正如你要成为一个富翁,拥有无数女人的理想一样。他们的理想,就是站在人生的最高峰,接受亿万百姓的欢呼、膜拜。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什么样的牺牲,他们都可以承受,何况区区的一个虚伪呢。要知道,虚伪原本就是官员的本能。不会虚伪的官员,根本就存活不了。”洛冰完美地诠释了一个成功的官员必须具备的要素:信念、坚持、付出,当然,还需要虚伪。而这些,秦寿生好像都不具备。所以,他就老实在政协呆着吧。就是想做官,也就在下边混个挂名副市长就行了。

    “煤矿那里,我想再开两个矿井。”秦寿生被煤矿的利润吸引了,准备扩大再生产。黑山矿的人员结构原本就臃肿,费用也高,若是扩大再生产的话,现有的人员结构完全够用,将大大降低单位成本,而且,那里的煤炭储藏量很高,至少几十年内是开发不完的。国家现在能源紧张,煤炭供不应求,正是赚大钱的时候,若秦寿生看不到这一点,那他就是傻子了。

    “开吧。”洛冰无所谓,给她钱花就行了,“正好有个朋友是做矿山机械的,设备就从他那里订好了。”

    “让他报个价吧。”秦寿生点点头,“只要不差的太大,看你的面子,用谁的设备都一样。”

    “算你识相。”洛冰笑意盈盈的,介绍了她的那个朋友的来路,“他家的水也挺深的,爷爷现在人大当副委员长,在京城里人脉极广,交上了他,对你没有坏处。”

    “那也没好处!”秦寿生无谓地说,“这种关系,平淡如水。关键时刻根本就起不了作用,只有你我这种关系,还勉强能说是值得信任的关系。至于结交他,就不用了。我有你,就足够了。”

    “不要给我灌米汤,本姑娘是不会上当的。\”洛冰根本就不领情,“不要说你爱我,想我的混蛋话。只要你把女人全踹走了。本人立马和你结婚,你能做到吗?做不到,那就不要再提这事儿了。”

    秦寿生耷拉着脑袋,一脸的晦气。话还没说出口,人家都全说出来了。现在想起来,这些高官子女,没一个是善茬子,彼此结交成复杂地关系网不说。那种骨子里的高傲,更让他们不能吃一点的亏。想必,若不是想在秦寿生身上找出一丝当年初恋情人的影子,若不是心理的伤害太重。刘若竹也不会做出那种惊世骇俗的事情,“未婚先孕”的。

    “对了。最近京城里又闹出了二女争夫的好戏。是不是你搞地?”洛冰的话里有些醋意,“那两个戏子一直在打嘴仗。都说自己才是你的真爱,是别人当第三者的。两个不要脸的玩意

    “我没有。”秦寿生有些奇怪,“说实话。我还想着舆论抓着欧阳鹏的事情不放的。而且,最近我也没和她们联系,怎么忽然闹出褶子来了?难道是别人指使的?”

    “欧阳鹏?还是欧阳家?”洛冰点点头,“很有可能。这些戏子,一个个都是烂货,看见有利可图,就能凑上去让男人玩弄,帮着他们转移人们地视线,也很有可能。对,我说最近报纸和网络都是两人的话题,原来其中有猫腻啊!”

    一提欧阳鹏的事情,秦寿生就觉得憋屈。毕竟,在他要大获全胜的时候,老丈人下达了放生地命令,让他非常的不甘心。可他知道,若是违背了刘书记地话,他地一切便将荡然无存。原本就上火的他,发现自己又被人利用了,更是一肚子地气,哼哼着说:“两个贱货,看老子怎么收拾她们?”

    “怎么收拾?用身体吗?”洛冰淡淡地说,“她们太脏了,以后少碰她们。别得了什么病,连我也跟着吃亏。\///\\”

    秦寿生尴尬的笑笑,急忙说:“她们最怕地,好像不是身体被男人玩弄了。若是她俩当真是被收买了帮着转移视线,我会让她们知道,女演员不红的痛苦。”

    “京城地水深,你就别掺和了。”洛冰摇摇头,没应秦寿生的话,“两个戏子而已,以后不搭理他们就行了。走吧,我领你去见见那个朋友。”

    洛冰的朋友姓吉,一脸的傲气,好像谁都欠他钱似的。秦寿生估计,若非是想和他做生意,只怕这位吉公子根本就不会搭理他这样的土包子。两人谈了一会儿,秦寿生发现,这家伙不是装的,而是天生就瞧不起别人的那种人。在他眼里,他们这些京城的元老后人,原本就应该得到比别人更好的待遇,更高的地位。

    难怪他没有从政,而是选择了投机倒把。秦寿生心中好笑。以他的这种态度,实在是不适合在官场发展。动不动就摆架子,拿出家里先人的功绩显摆的人,不适合官场的。

    知道了他的性子,加上要给洛冰面子,秦寿生就摆出一副小地方人,没见过天的做派,任由吉平发挥,倒是给他留下了一个不错的印象。

    “他爸在商业部当副部长,叔叔在地方当副省长,底蕴非常深厚,和他搞好关系,只有好处。”洛冰低声提醒秦寿生,“他是二世祖,最好搞定。拿出你的本性,他就能把你当成知己了。”

    秦寿生只呲牙,心想,要是这么好搞定他,他能挣这么多的钱?这帮京城里的犊子,哪个不是一个比一个狡猾?他要拿我当知己,估计就是要剜我的肉了。

    酒过三巡,吉平拍拍手,进来两个长得千娇百媚的女人,围坐在他身边。

    “秦兄弟有洛姐相伴,这美女本人可就自己享受了。”看见秦寿生拿眼扫视两个女人的身体,吉平得意的一笑,“当然,若是秦老弟有胆量,你也可以带走一个。”

    看看面不改色的洛冰。秦寿生笑了,伸手搂着她的腰,把她带到自己怀里,促狭地说:“多谢吉大哥地好意,美酒,在下笑纳了,美人吗,在下这里有更好的。就不麻烦大哥了。是吧,冰姐。”

    洛冰动了动身子,让自己的身体在秦寿生的怀里更舒服一点,也没反驳秦寿生的话,当然,也没搭理他。这是私下的聚会,吉平她也很熟悉,大家都知道对方的底细。一个找女人,一个找小白脸,老大不说老二,都没啥大不了的事情。

    “吉平。不要用我来掩饰你地小气。这丫头不错,我代表我老弟给收了。一会儿就让他给她开苞。”洛冰笑吟吟的。说得吉平直皱眉头,心中万分不舍。这两个极品的女人。都还是**,正宗的**。并不是做的**膜的那种**。他可是花了大价钱得来的。原本想用话拿住秦寿生,自己享受。不想,洛冰竟然帮着小白脸说起话来,整得他一点办法也没有,站起来,随便拽了一个,到旁边的屋里享受去了。

    “去,把她给开了,教会她怎么做女人。”洛冰显示出心里阴暗地一面来,“活春宫,我可是没看过,今儿正好过过瘾。”

    “怎么,想玩三人行?”秦寿生愣了一下,也没当回事。而且,对面那个强作镇定的女孩,摆明了是个雏儿,对付她,不用太多的体力就能搞定,不会出丑的。

    “这就是贵族地生活,淫乱而且荒唐,不是吗?”洛冰走到女孩身边,上下其手,很快把她原本就少得可怜的衣服给脱光了。女孩有些慌张,但经受过训练和指点地她,并没有太失态,反而开始帮着洛冰脱起衣服来。

    转眼间,两具玲珑剔透地雪白肉体就显露在秦寿生面前,燕瘦环肥,让他食指大动。洛冰年岁大了,身材自然就发福了,但不算太胖,压在身下,反而更舒服。而这个不知道姓名的女孩,身子柔柔弱弱地,小腹平坦不说,那小小的**,都在催促着男人犯罪。

    “来吧,让我看看禽兽是如何祸害女人地。”洛冰扒光了秦寿生的衣服,坐在那里,一脸地兴奋,准备看秦寿生是如何给女人开苞的。

    “哎呀!”秦寿生一使劲,没防备的洛冰便被拽过去,压在了身下,没等她呵斥秦寿生,就感觉下边充实无比,被人家给冲了进去。

    “还是三人行爽快!”秦寿生用力冲击洛冰,手也没闲着,在那个女孩身上揉捏,引发她的欲望,准备等下开始自己的开苞大业。

    半晌,屋里寂静无声,三人躺在那里,都一动不动的,显然因为疲惫,都睡着了。

    不过,好像秦寿生的眼睛是睁开的,他可是毫无睡意,在思考着吉平找他的用意。他不认为,单单为了矿山的两套价值不到一亿的进口设备,高傲的吉平就会这样对他,甚至送了一个女人供他玩弄。他的心中,只怕还有更大的想法吧。不过,秦寿生不明白,他就是一个商人,值得吉平这样投资吗?

    喝了不少酒,又胡搞了一下午,洛冰累坏了,正在那里熟睡的时候,被人捏着乳头,给捏醒了,不高兴地说:“干什么,再睡一会儿!”

    “你们俩到底玩的什么褶子?”怕被旁边的女孩子听见了,秦寿生爬到洛冰身上,全当下边是一张肉做的床了,把嘴巴凑到被压得龇牙咧嘴的女人耳边,低声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你俩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我倒没什么,是他想得到好处。”洛冰低声说,“他想要你们省里的机械采购的指标。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了你在省里很有力度,就想出了这么个办法来。”

    “帮他,难道还有什么好处吗?我是说,是你有好处吗?”

    “没什么好处,就是帮着说说话。”洛冰摇摇头,“都是圈子里边的人,彼此了解,互相帮帮忙,你要是愿意的话,就帮,不愿意,就算了。”

    “那你还要我玩他一个娘们!”秦寿生有些恼怒,用力压了一下,压得洛冰喘不过气来,使劲掐他,低声骂道:“猪啊,这么沉,快下来!”见秦寿生故意用力压着自己,洛冰无奈,低声解释,“玩了他一个女人,日后你再送一个**给他不就行了。这也算是有来有往了,交情,不都是这样交出来的。”

    “一群腐蚀国家肌体的蛀虫!”秦寿生愤愤地骂了几句,颓然倒在那里。好在,总算是放下了心事。既然吉平想要机械设备的指标,那好办,帮着联络联络呗。反正他不挖社会主义墙角,别人也照挖不误。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交人了。

    “他们俩说什么了?”吉平躺在床上,浑身上下光溜溜的,可仍然高傲得像皇帝似的。窗前,那个被秦寿生开苞的女孩子,强忍着下体的不适,低声说:“他俩搂在一起,互相咬耳朵,我听不清。”见吉平眼神转冷,女孩子急忙补充,“他们走的时候,那个男的要我转告老板,请你到他家做客。”

    “嗯。”吉平满意地点点头,眼睛中露出一丝的喜意。秦寿生既然邀请他去做客,那就是说,事情成了一半了,也不枉他把一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送给他玩弄一番。看着眼前亭亭玉立,一丝不挂的女孩(不,应该叫女人了,她已经被秦寿生给开苞了),吉平心中涌动着欲望的火焰,命令女孩,“过来,到我身边来。”

    女孩下体还火辣辣的疼痛,想要拒绝,又不敢得罪这个大老板,只好咬牙,慢慢挪动身体,走了过去。

    “帮我吸硬了!”吉平没没落到那种程度,玩秦寿生刚玩过的残花败柳,只是让女人用嘴帮他解决,倒让女孩子心中大呼侥幸。她可是再也承受不了这种被男人插入的痛苦了。

    心情有些沮丧,耽搁了更新,大家原谅。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