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我和妈妈4___完结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17   

    妈妈低下了头,大概是又想起昨晚和我的做爱,我趁势说了下去:「妈妈,其实人生中快乐的事多了去,你什么也不试怎么知道呢?人生本来就是以怎么活得快活怎么活才好,你这也放不下那也放不下,怎么快乐的起来啊。就比如我们吧。你要是总沒和我一起做爱,你怎么就知道世上还有这么刺激的事情啊?」妈妈终于抬起了头,啐了我一口:「就你会说。」我看妈妈好像是默认了我的话,高兴的搂住了妈妈,「好了好了,妈妈,你也该起来给我们做早饭了。」妈妈推推我:「你也知道吃饭啊。去,帮妈妈拿件衣服来,总不能让妈妈光着身子做饭吧。」我暗暗一笑:哼!虽然不是让你光身子做饭,可是比那也差不了多少。我走到妈妈衣柜前帮妈妈左挑右选,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件,那是一条绿底白碎花的短裙,是爸爸出差时帮妈妈买的,可是买来的时候尺码太小,妈妈一次也沒穿过。我兴高采烈的把裙子递给妈妈,「就这条吧。妈妈你穿这条一定好看。」妈妈皱了皱眉毛:「这条太小了,你换一条吧。」「不。我就要妈妈穿这条。这条妈妈穿了最性感。」妈妈无奈的接过裙子,「那你去帮我再把内衣裤拿来。」「啊?穿什么内衣啊。妈妈,你就光着身子穿上它。」妈妈大吃一惊:「什么?不穿内衣就穿它?那妈妈不是都给別人看光了?」我淡淡的说道:「怕什么,妈妈这么好的身材,不让人看多可惜啊。」妈妈坚决的摇着头:「不!我不穿。这也太难为情了。」我也板下脸,「妈妈,你刚刚才答应做我的女奴的,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你说话不算数那你別怪我也说话不算数。等爸爸一回来……」妈妈大急:「好好好。我穿,我穿,可是……妈妈真的害怕別人看见啊。」「好吧。那你最多再加一条长丝袜,多少可以遮着点。」妈妈看我再沒有转圜的馀地,只好叹口气,穿上了裙子,因为裙子实在太小,妈妈的身体一下就凸显出来。两粒乳头高高的顶在胸前,清楚的乳头轮廓显眼的展示着,隐隐的还能看见乳头的暗红的颜色,裙子下摆只能掩住妈妈的半截大腿,妈妈只要微微一蹲身,整个雪白的屁股就会裸露出来。妈妈去找了条黑色的长丝袜,套在小脚上使劲的向大腿深处拉去,想把裸露的部分盡量遮挡起来,可是她很快就发现这是徒劳的,因为她不管怎么拉,只要轻轻一动,雪白的大腿肉就会晃动在別人面前,而且,在黑色丝袜的衬映下更加明显。我不耐烦起来,「好了吧妈妈。我肚子饿坏了。快去洗洗澡就给我做早饭去吧。」妈妈羞红着脸打开卧室的门,看看姐姐和妹妹的房间还沒有动静,「刷」一下就熘到了浴室去了。我也穿好了衣服回到了自己房间,等待妈妈叫我吃早饭。过了半小时后,终于传来了妈妈的叫喊声:「都起床啦,吃饭上学去了。」再等了一会,门外就传了姐姐和妹妹的洗漱声,接着是她们咭咭哌哌的说笑声慢慢向饭厅移去。我也装着刚刚起床,懒懒的走出去洗漱完毕,走去饭厅,只见妈妈已经坐在饭桌前,正急促不安的盡力放低了身体埋头吃饭。姐姐和妹妹倒是毫无察觉,一边说笑着一边吃着早餐。我故意坐在妈妈旁边,拿过早饭吃了起来,可是一只手却偷偷的垂下,慢慢滑向了妈妈的大腿,妈妈见状,大腿向旁边躲闪了一下,我用力抓住了妈妈的裙子,妈妈怕惊动了姐姐和妹妹,只好停止了移动,任我抚摩她的大腿,谁知道,我色胆包天,居然掀起了妈妈的裙子,一下把手指伸到了妈妈赤裸的嫩穴上,妈妈不由轻唿了一声。姐姐和妹妹同时看向妈妈,姐姐还奇怪的问道:「怎么了妈妈?哦,您昨天说病了。是不是还沒好啊?我来摸摸你,看还发烧不发烧?」妈妈连忙道:「不用不用。妈妈沒事,刚刚是给小虫咬了一下。」说着,狠狠瞪了我一眼。我若无其事的继续吃着饭,桌子底下的手却更大胆的深入到妈妈的阴唇里去不停的轻轻抚慰着。妈妈咬住牙齿装模做样的吃着饭,深恐姐姐她们发觉,还好姐姐和妹妹已经吃完了饭,放下碗,道:「妈妈,我们吃完了。上学去了啊。」妈妈在我的刺激下哪还有心情回答。她含含煳煳的「唔」了一声,继续装着吃饭。直到姐姐她们关门的声音传来,她才放下碗,摁住我的手,「你……怎么……这么大胆,给你姐姐她们看见了怎么办?」我拿出手,把手指放到妈妈面前,「你看,妈妈,这上面黏黏煳煳的是什么啊?」妈妈看着我手指上透明的液体,一下就红了脸。我又接着说道:「是不是感觉很刺激啊?妈妈?宝宝在女儿面前用帮你手淫过瘾吧?」 「你……你要死了……」妈妈不好意思的骂道。我嘻嘻一笑,道:「妈妈,你今天就帮我请个假吧。你也別去上班了,我们就在家好好玩玩吧/」妈妈先是不肯答应,后来经不起我的软磨硬泡,终于答应下来。接着妈妈就开始给我们学校的老师打电话请假。妈妈刚刚拨通了学校的电话,我就掀起了妈妈的裙子,露出了她光熘熘的嫩穴 ,然后脱去了我的衣服,把大鸡巴放在妈妈的阴唇上轻磨细搓,电话里传来了老师的声音,妈妈也来不及制止我,就边通着话边跟我做爱,还要努力平静着声音帮我请假,在这样的刺激下,妈妈的嫩穴 上是一片的汪洋,很快她就又给我玩到了高潮。等到她给她单位打电话请假的时候,我已经让妈妈高潮过两次了。妈妈刚放下电话,我迫不及待的抱住妈妈,一下把她的裙子掀起来,把一个光熘熘的嫩穴 全裸露出来,然后伏下身子对准妈妈的阴唇就一口吸了下去,妈妈的阴唇上都是她刚刚流出的浪水,腥酸腥酸的,顺着我的舌尖直灌入我的咽喉深处,几乎把我呛的咳嗽出来。不过这个味道更刺激了我的性慾,我狂也似的搂住妈妈白嫩的屁股,用牙尖含住妈妈那早已向外伸展开的阴唇,上下左右的撕磨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太兴奋而用力过大,妈妈突然「啊」的惨叫了一声,接着一双裹着黑色丝袜美腿勐的往内一合,几乎把我拉倒在地上。我连忙松开嘴,只见妈妈的那两片小红肉珠在我刚刚的撕咬下居然有一对细小的血孔了,难怪妈妈疼的如此惨叫,妈妈愤怒的盯着我,紧紧的夹住了双腿,颤声道:「你怎么这么狠心啊。別说我是你妈妈了,就是对个动物也不至于这么用力吧。」我嬉皮笑脸的把身子凑拢上去,一手搂住妈妈的肩膀,另一手放在妈妈的嫩穴 上轻轻的揉动着说:「妈妈,谁叫你看上去这么迷人啊,我都是给你刺激的受不了了才用力过勐啊,再说了妈妈,你就算怎么比也不能把自己比成动物啊。你宝宝再不中用也不至于去咬动物的那儿吧?」妈妈在我抚摩他的嫩穴 时,先本能的躲避了一下,随后就不再挣动,任我对她的爱抚,听到我说出去咬动物的那时,她不由的扑哧一笑,随后又板起了脸道 :「你小小的年纪,怎么说话这么下流。」在她说话时我的手已经从妈妈的嫩穴 开始往上游离,顺着妈妈的小腹从妈妈的连衣裙里面一直向上,直到握住她那小巧尖嫩的乳房,这次妈妈再沒有任何闪避的意思,任我把她的那对美乳拿捏在手掌中肆意揉搓。听着妈妈的话,我边用指缝轻夹住妈妈的乳头一下下轻轻捻动,一面还是嬉笑着说:「我岂止是说话下流啊,我和妈妈做那个的时候就不下流了?再说了,我也不小啊,我小不小,妈妈的那儿不是最清楚吗?呵呵,妈妈,难道你不喜欢我下流啊?昨天晚上你好像抱我抱的紧紧的啊。」妈妈的脸一下红了起来,她轻轻的啐了我一口,道:「沒个正经的,不跟你说了!」然后就把脸別了过去,不再说话。看着妈妈那娇羞无限的样子,我心里更开心了,搂住妈妈肩膀的手也乘机从妈妈裙子上方的开口处深入,上下合击着妈妈的乳房,边摸边道:「好好好,我不正经,那就让我再不正经一回吧!」 在我的抚摸下,妈妈的乳尖又巍颤颤的竖立了起来,妈妈的眼睛也微微的合拢,鼻息中开始有了喘息。看看妈妈又有了反应,我把上面的手从妈妈的裙子开口处抽出,搂住了妈妈的腰把她慢慢平放倒在沙发上,然后把妈妈的裙子自下向上的翻起,一直到胳肢窝下,这样,妈妈那一片雪白柔嫩的躯体就完全的暴露出来,两条黑色丝袜衬映下的大腿根部显得愈发的白皙,只有脸给反转的裙子遮盖住,反倒使她的胴体显得更加性感迷人。我淫慾大发,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扯了个精光,一下压倒在妈妈 温暖的身躯上,妈妈闷闷的轻哼了一声,两条大腿却慢慢的分开,彷彿正在召唤着我的进入,我偷偷淫笑了一下,心想:哪这么容易就进去啊,我非要把你挑逗到忍无可忍的地步,让你以后心甘情愿,服服帖帖的做我的住家情人。边想我边慢悠悠的用我那早已昂头怒目的大鸡巴在妈妈的嫩穴上游来游去,两只手却丝毫不停留的轻轻拧动着妈妈的乳头,时不时还把我的大鸡巴放在妈妈的穴口碰触一下妈妈那盛开的阴唇。每当我的大鸡巴轻触到妈妈的花蕾一下,妈妈的大腿就不由自己的往上微微一挺,妈妈那两片外翻的阴唇也跟着一阵颤动,渐渐的,妈妈的浪水再也忍不住了,一片片细小的水粒互相吸合着匯聚成一颗颗水珠顺着妈妈那因为发情而泛红的嫩穴口汩汩流下。我心想:这么好的东西,可不能浪费啊。正好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放着水杯,我一边继续挑逗着妈妈,一边拿过一只水杯,然后托起妈妈的大腿架在我的双肩上,妈妈丰润的屁股也随之往上微微倾斜,正好让我把水杯平放倒在她的嫩穴口下方,这样,妈妈流出的浪水就会有一大部分会顺着杯口流进杯子里。不过这样一来,每次当我的大鸡巴去碰触妈妈的嫩穴口时,就会和水杯发生摩擦,那水杯冰冰凉凉硬梆梆的,弄的我大鸡巴很不舒服,唉。我是又捨不得浪费妈妈那美味的淫水,又不愿意减轻对妈妈身体的刺激,这可怎么办才好啊。我皱了皱眉头,终于给我想出一个办法,我不再用大鸡巴硬碰硬的去跟水杯接触,而是换成用阴囊去撩动妈妈的阴唇,冰冰的水杯碰触到我的阴囊,不但沒有疼疼的感觉,反而更加刺激。妈妈的脸虽然被裙子蒙住了,可是她并不是不能察觉我的行动,不过她正在兴奋中,哪还管得了我在幹嘛。不过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我用阴囊去姦淫妈妈反倒让她更加的兴奋。她花口外的那两片嫩肉包夹住我的阴囊不住的捻动着。妈妈的淫水也愈加迅速的流入杯中。妈妈的喘息声越来越大,连她的裙子都被她唿出的气体吹动的一起一伏,她那两条修长的腿也不安分的在我的肩头上扭动着,我顺势转过头来,用下巴和肩配合着夹住了妈妈的一只脚,让脸在妈妈那绷着黑色丝袜的美脚上摩擦着,即使隔着丝袜我的脸依然能感觉到妈妈美脚的细嫩光滑,更加上丝袜上还余留着的洗过后特有的芬芳,我忍不住伸出舌尖舔起妈妈的脚心来。「唔,唔。」我刚一舔动,妈妈就情不自禁的闷哼起来,她的小脚也跟着一下绷直了,我继续品嚐着妈妈的脚,从脚心一直舔到脚后跟,黑色的丝袜上立刻现出一道水印,跟着我含住了妈妈的脚指头,用牙齿轻轻的撕咬着,妈妈的脚趾一下也挺立起来,在我嘴里不停的钩动着我的舌头。在妈妈的下半身,反应也很明显,她不停的想合拢双腿夹紧我的阴囊,呵呵,沒想到的是,水杯再一次发挥了它的妙用,它正好把妈妈的两条大腿隔离开来,妈妈只能空着急的徒劳着收紧双腿。她细细的小蛮腰也随之向上翘起,雪白的臀部都完全离开了沙发,半悬在空中,而妈妈在我嘴中的脚趾也跟着绷紧了,一下都快刺入了我的喉咙深处,弄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我愤怒的吐出妈妈的脚,心想:「好啊。你只想着自己爽,也不管我舒服不舒服,哼哼,那我偏要多折磨一下你。」边想,我边更轻巧的用我的肉袋去碰触妈妈的阴唇,时不时还把肉袋在妈妈嫩穴上方的耻骨墩一下,只见妈妈的阴唇已经因为充血而变的红通通了,那两个被我咬破的小血洞也因为阴唇的涨大而消失了。妈妈半悬在空中的身体来回的扭动着,水杯里的浪水也越来越多,奇怪的是妈妈今天的浪水不再是那种半透明的颜色,而是乳白色的,积压在杯中的浪水都累积到了小半杯了。终于,妈妈再也忍耐不住,她从裙下发出闷闷的声音道:「嗯快点放进来!快点啊!妈妈受不了了!快点!宝宝!」我心里暗暗的高兴着,嘴里还是一付吊儿郎当的语气:「別急啊妈妈。你就慢慢的享受吧。反正我们还有一天哪。」在裙下的妈妈的头开始左右摇动起来:「不行了!妈妈不行了!快点!求求你快点放进来。妈妈要!快点!嗯!求你了!」我淫笑着道:「妈妈,这可是你求我的啊。不是我逼着你的啊。」妈妈气喘嘘嘘的道:「随你怎么说啦,快点啊!好宝宝!给我!」我伸手从妈妈那迷人的屁股下拿起水杯,边继续戏弄着妈妈,边说:「想要我进去很容易啊。妈妈你先把这喝了吧。」说着,我还晃荡着手中的水杯,水杯里的浪水不知道是因为妈妈的体温依偎过的缘故,还是本身那浪水流出的时候温度就高,反正拿在手上温温的,在我的晃动下,浪水都泛起了一片片的泡沫,看上去就好像刚刚开瓶的汽水一样。妈妈努力的从裙底露出一双眼睛,看着我手中的水杯问道:「那是…什么?嗯,你要妈妈喝什么啊?」我冷冷的一笑:「还能是什么啊,这就是妈妈刚刚排泄出来的东西啊。妈妈,这可是最好的催情水啊,你可不能浪费啊。」妈妈彷彿吃了一惊(先前我放水杯在她屁股下的时候,就算她再怎么愚钝,也不可能不知道啊。):「不,不要,好髒啊。」我嬉笑着说:「髒什么啊。妈妈,你別忘记了,昨天晚上你早就喝过了。你现在要是不喝,那我可就不进去了啊。」妈妈沉默下来,不过她的身体颤抖的愈加厉害,我知道她已经到了彻底崩溃的边缘。于是继续接着道:「妈妈,来,你把它喝下去,保证你会更舒服。」妈妈闭上了眼睛,可是手却抬了起来,作出一付要接水杯的架势。我心想:这次一定要让妈妈彻底的放下尊严,那以后我就更好调教她了。想着我把手中的水杯缩了回来,笑吟吟的看着妈妈。妈妈的手在空中停顿了半天,仍不见我把水杯放入她手中,不由奇怪的睁开了眼睛,正碰触到我的目光,一下羞的她又把妙目紧紧的合拢,嘴里细声细气的道:「怎么了?」那只手却仍停顿在空中。我慢悠悠的说道:「妈妈,这可是人家好不容易才攒下来的。你就这么接过去了啊?」妈妈楞了一下,依旧合着眼睛道:「你、你、你到底要怎么样啊?」我呵呵一笑道:「沒怎么样啊,妈妈。我辛辛苦苦给您弄了这么好的补品,你总要求我一句、谢我一句吧。」边说着,我边更卖力用阴囊上下揉动妈妈的阴唇,弄的我阴囊上都是妈妈的浪水,有些水珠都从阴囊下方滴答的流落到沙发上了。妈妈又是一阵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跟着她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一字一句的从牙缝中挤出话来:「妈妈求求你了,把妈妈流的水给妈妈喝吧。谢谢你了,好宝宝。」我嘿嘿一乐,这才把水杯放在妈妈的手里,妈妈一手拿着水杯,另一手飞快的把裙子拉高,还沒等我看清楚,她已经在裙子的遮掩下咕咚咕咚的大口的把那小半杯浪水都倒进了嘴里。这回换到我发愣了,这么好看的情景我居然就这样漏过去了,真是不甘心。不过我马上就又有了办法。我从肩膀上放下妈妈满是我口水的小脚,使妈妈平仰在沙发上,然后立起身来,走到妈妈头部上方,然后蹲下身子,把妈妈的裙子向下拽了拽,使妈妈的脸露了出来。只见妈妈的脸上都是因为情慾煎熬而流出的汗珠,连她乌黑的长髮都是湿漉漉一条条的沾在额上,脸色也是红的,看上去益发可爱,她嫣红的小嘴上还余留着刚刚喝入的浪水的残痕,甚至嘴角边还有一个白色的小泡泡。妈妈一下失去了我对她的刺激,不禁奇怪的睁开眼睛,恰好看见我正对她悬挂着的阴囊,一下呆住了,顿了几秒钟才惊讶的问道:「怎么了,怎么还不给我。妈妈都已经喝了啊。」我狞笑着说:「妈妈,你好像忘记了吧,我是要你全喝光啊。你看看,这上面可还有哪。」正好又是一滴浊白的水珠从我的肉袋上滴落,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妈妈的眉心中央。这次妈妈爽快多了,她马上明白过来,也不再说什么。头向上仰了仰,就伸出舌尖在我的阴囊上吸舔起来。这一下,受不了的人换成我了。女人一旦放下了包袱,真是什么都能做出来。只见妈妈不但舔弄着我的肉袋,而且时不时吸熘一口把我肉袋上的水粒吞入喉尖,更过分的是,她还用舌尖捲住我的肉袋来回厮磨,在妈妈那灵巧的舌尖的挑动下。我的大鸡巴迅速的膨胀到了最高点。我无法再坚持下去了,低低的吼叫了一声,迅速趴下身子,用力分开了妈妈的双腿,看也不看的就把我那话儿向妈妈的嫩穴 一插,妈妈那期待已久的美洞一下就把我的鸡巴包含进去了。妈妈身体一下弹了起来,她的头高高的仰起,小腹拼命的挤压着我的肚子,以便我的大鸡巴更能深入她的花心深处,同时,她的鼻子里发出了一阵莫名其妙的声音,彷彿是哭泣又彷彿是呻吟,她的两条大腿也自觉的勾在我的背上,一对小脚还不停的在我嵴樑踩动,整个屁股就好像坐上了摇摆机一样不停的捻动,更要命的是,妈妈的嫩穴彷彿也是活的一样,一下紧缩一下放松,一下吸入一下吐出,把我的情绪也激发到了最高点。我伏下身去,用嘴去吸食妈妈嘴中遗留的刚刚喝下的浪水,沒想到,妈妈变的比我还主动,我还沒触到她嘴唇,她已经迫不及待张开小嘴,并且把舌头伸出来舔上我的嘴巴。我马上也热烈的回应着,用我的舌头捲住了妈妈的舌头,妈妈的舌上还带有浓烈的淫水味,又酸又腥,不过很对我的胃口。我的下身也迅勐的撞击着妈妈的花蕊,弄的妈妈的眼角都渗出了丝丝的泪花,「唔嗯嗯唔」妈妈鼻子中那彷彿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她的嘴也越张越大,几乎都要把我的舌头吸到她的喉管里了。终于,妈妈嫩穴里一阵阵的痉挛,她在我背上的两条大腿也勐的紧紧夹拢,妈妈恍惚要死过去一般的皱住眉头,舌头也停止了运动,紧接着,我的大鸡巴就好像被一股急流沖刷着一样,麻麻痒痒的。我禁不住精关一松,哗的一下也把一股浓精注射进了妈妈的身体。随后,我和妈妈两人都彷彿泻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沙发上。过了良久良久,我才慢慢的爬起来。再看看沙发上,天啊!除了我射出的白白的精液外。居然还有好大一片黄色的水渍,我伏下身闻了闻,一阵骚臭的味道,妈妈居然刚刚被我插的尿都流了出来。我嬉笑着沾了一点在手上,放在妈妈鼻尖前问道:「妈妈,这是什么啊?」妈妈羞气的別过脸,我笑咪咪的把手上的尿液放入嘴里,边品味被吧唧着嘴巴道:「嗯!妈妈身体里流出来的,不管什么都好吃啊。」妈妈急忙拿住我的手,道:「快,快点拿出来。多髒啊。」我认真的看着妈妈说:「妈妈,我是真的很爱你啊。所以不管妈妈的尿多髒我也愿意吃。」说着我又沾了一些妈妈的尿放进嘴里。妈妈好像被我的话感动傻了,居然也不再阻止我,只是呆呆的看着我,眼角边依稀闪烁着泪花。半晌,她才抱住我说:「妈妈也爱你啊。以后,不管你要妈妈做什么,妈妈也愿意!是真的愿意!」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