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生物原虫11-12

    发布时间:2021-12-10 00:08:28   
    字数:105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1、原虫也有副作用?
      我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全身的力气像是失去了一样,四肢百骸,包括血管都 在钻心的涨痛。
      慢慢的我一手扶着胸口,一手扶着地面躺了下来,妈妈在旁边急的不得了, 一边哭一边对着周围喊道:「谁帮忙叫下救护车啊?」
      一连说了好几遍,周围围观的人倒是越来越多,但是却没有人帮忙。
      终于,人群中一个女生回应了一声:「都让让,都让让,我是护士。」 
      一阵『嗒嗒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来到了我身边,我感觉到她蹲了下来,手 放到了我胸前开始按压。
      但是她每按压一次,我的疼痛感就加深一层,根本就没有好转的迹象,毕竟 我这不是心脏病啊,再怎么按压也不会有用的。
      就在这段时间里,我听见妈妈在打电话:「120么?这里有病人需要救助, 地点在……」
      这大概就是我最后听见的话了,因为很快我就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缓缓睁开眼睛,从四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在医院,我动 了动手指,感觉手指上似乎夹了一个什么东西,我刚略微动了一下身体,只感觉 那股钻心的疼痛又传了开来,让我立刻就放弃了。
      『滴、滴』床头上的指示器响了起来,大概是我刚才的动作使得传呼器有了 反应。
      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着护士服的姐姐走了进来,看起来年纪不大,二十岁左 右,但是还是比我大了不少了。
      她长得不算很美,不过倒是很可爱,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眼睛里黑多白 少,闪闪惹人爱,一到有阳光的地方更是像闪烁着光芒一样,鼻子小巧而高挺, 嘴巴不大不小,她大概一米五八左右的个子,配上她的脸庞和表情,愈显小巧可 爱。
      因为穿着护士服,也不知道她身材咋样,不过打眼一看,巨乳总是有的,我 不过稍微注意了她一眼,一下子就发现了她的特征:巨乳,虽然被包裹的严严实 实的,但是她走起路来能够明显感觉到那种上下的颤动,胸口一晃一晃的,大概 就是乳房太大导致的吧!
      说起来惭愧,都已经躺在病床上了居然还注意着这些,大概这也算是男人的 天性吧!
      看着那一晃一晃的胸部,我感觉血气有点往下走了,不过很奇怪,就在那一 刹那,疼痛感就迅速地蔓延了全身,最奇怪的是,我居然没有勃起的感觉!! 
      她走到我床前,看到我醒了,弯下了身子,我看到她的胸牌上写着名字:陶 昱晓。
      她对我一笑,露出洁白的八颗牙,给人一种甜蜜而又春风化雨的感觉。 
      她轻声问道:「小弟弟,你醒啦?有没有感觉舒服一点啊?」这声音有些熟 悉,好像就是刚才救我的护士嘛!她问我问题的时候,眼神一直飘忽着,让我很 是奇怪。
      我一发声,就感觉嗓子很干很难受,只能发出了低低的声音:「姐姐……我 ……妈……妈呢?」说这话的时候连嗓子都在疼。
      陶昱晓说道:「你妈妈刚才去买东西了,等一会应该就回来了,要不要先叫 你两个姐姐来呀?她们刚到楼道里走走。」
      姐姐?我哪来的姐姐啊?还是两个?
      我一下子呆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看我没反应,以为是同意了,就说道: 「那你等一下哦!姐姐这就去叫她们。」
      她转身走了出去,我闭上了眼睛想要缓缓神,结果不到一分钟,病房门『哗』 一下打开了,两个身影走了进来,一个走的比较急切,另一个倒是慢条斯理的。 
      『嗒嗒嗒』的声音来到床前,「小俊!你舒服些了么?」是干妈的声音! 
      我睁眼一看,果然是干妈,怪不得陶昱晓说我的姐姐呢,现在干妈看起来也 不过二十四五岁,做我姐姐绰绰有余了!
      「妈,这就是你认的干儿子?」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从干妈背后传来,我努 力地抬起头想看看是谁,无奈身体上的疼痛让我实在不能抬到我要的角度。 
      那女生似乎也发现了,就走上前来,边走边说道:「怎么的?还想看看我是 谁么?姐姐我就让你好好看看!」
      说着话她就来到了我面前,一个美丽的面容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张略略有 些小肉的瓜子脸,淡淡的眉形,眉毛下眼睛乌溜溜的,丰腴的嘴唇上涂着橙色的 唇膏,更显得皮肤白皙。
      整体看下来跟干妈有一些相像,现在跟干妈两个人都在我面前一对比就发现 了,干妈似乎还比她略胜一筹,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精液的缘故。
      她看我不说话,嘴角一撇,说道:「怎么了?干弟弟?看见姐姐不知道要叫 么?」她眼神往我下身一瞄,立刻又闪了回来,脸上飞起了一些红云。「年纪不 大倒是有好货……」她嘟囔了一句,干妈立刻给了她一个小巴掌打在手背上。 
      我好奇了,我的下身发生了什么?说实话,我确实感觉不到我的鸡巴了,不 知道是不是原虫没有效果了。
      她看了看我,脸上更红了,转身就要走,我叫道:「姐…姐……」她回头又 看了看我,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
      干妈看她出去了,弯下腰在我嘴上亲了一下,说道:「小俊,发生什么事了? 你怎么突然晕过去了呀?」
      此刻我心里才是充满了疑问,我要是知道为什么就好了。
      「嗯……干妈,我也不知道……突然就好疼……全身都疼……然后就……晕 过去了。」我有些有气无力,说这么一句话费了好大的劲。
      「干……妈……你们……怎么来了呀?」我问道。
      干妈看了看门外,似乎是看看有没有别人,说道:「我也好久没来看看你们 了,想来看看你们,我身体上的变化谁都看得出来,敏芝一直缠着我问。」说到 这里,干妈的脸红了起来。
      我看干妈的表情,再想想刚才敏芝姐说的那句话,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估 计干妈已经告诉她了。
      「我……我……」干妈嗫嚅着,过了好一阵才说:「我也是实在禁不住她缠, 就都告诉她了。正好这阵子她在我公司里实习,一听说我要来你这里,就一定要 跟过来。」
      我没有说话,这也是一个可以预料到的结果,就算一开始不能接受,但是干 妈的变化有目共睹,换了我是女人也会想要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谁知道来了之后去你家找你们却没人在,打电话跟你妈妈联系了才知道你 在医院,我们这就赶紧过来了。」她顿了顿,「我们来的时候你已经昏迷了一整 晚了。」
      「干……妈……谢谢……」我又说道,「我感觉……不到我的那个东西了, 不知道是不是以后没法用了。」
      干妈听我这么一说,视线也是不自觉的往我的鸡巴方向看了一眼,脸上微微 一红,『扑哧』一乐:「还没法用,你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子。」
      我听了倒是好奇了,想要抬起上身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结果努力了两下还 是没立起来。
      干妈看我的动作,笑道:「你就躺着吧,我拍给你看。」说着她就拿出手机 拍了一张照片拿到我面前。
      我定睛一看,照片上就是一个帐篷,雪白的被子被顶得高高的,看起来这就 是我的鸡巴给顶起来的。
      奇了怪了,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不仅如此,当我一用力想要去感受鸡巴 的时候就会产生钻心的疼痛,痛得我龇牙咧嘴,倒吸了好几口凉气。
      干妈看我的表情很痛苦,连忙去按床头铃,过了一会,陶昱晓又走了进来。 
      「怎么了?」她问道。
      「护士,你看看他怎么了,好像很疼的样子。」干妈说道。
      陶昱晓看了看我,笑着问道:「小弟弟,你哪儿疼啊?」
      我看着她的笑容,一下子不好意思跟她说了,说起来也是磕磕巴巴:「我… …我……」
      她也没有急躁,耐心的看着我,说道:「别急,慢慢说。」
      她这么一说,我心里有一些镇定了,大胆说道:「我全身都疼……但是…… 但是……那里最疼……」
      话音一落,我就看到陶昱晓的脸红了起来:「那里?哪里?」
      我更不好意思了,说道:「就是……下体……不过,我全身都疼,那里只是 比别的地方更疼而已……」
      我说完,她又说道:「那你觉得能忍么?不能忍的话我让医生给你开一个止 疼剂。」
      我还没说话,这时干妈说道:「还是开一个吧,我看着实在是心疼。」 
      陶昱晓听了,就转身走了出去。
      「李姐姐,小俊醒了么?」就在陶昱晓出门的同时,妈妈手里端着一个脸盆 走了进来。
      「妈妈……」我喊了她一声。
      妈妈急忙走过来,放下手里的脸盆,摸着我的脸说道:「小俊,你好点了么?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脸上很是着急,我看了也很心疼,赶紧说道:「还好,比开始好多了,就 是不大好动,一动就疼。」
      她急忙伸手就要按铃,被干妈拦住了:「妹子,护士去开药了,你也别太着 急了,坐着歇歇吧!」
      妈妈听了,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门也正好开了,陶昱晓拿着一个不锈钢盘 子就过来了。
      「医生开了医嘱了,先给你打一针,不行的话再说。」说完她就开始倒腾药 液。
      打完药,她又嘱咐道:「如果还疼的话你们就按铃,我再找医生。」
      也不知道她给我打的是什么药,其实打进去一点效果都没有,该疼还是疼, 不过妈妈和干妈都一脸关切地看着我,我也不好意思喊疼。
      过了十分钟左右,妈妈轻声问道:「小俊,好些了么?」
      身上的疼痛并没有什么变化,该疼的地方还是疼。
      于是我跟妈妈她们说道:「妈妈,我身上还是疼,看来这个针没有什么效果。」 
      干妈一听,立刻急了起来,说道:「那我再让他们给你打一针。」说罢就出 去跟护士商量了。
      妈妈看干妈出去了,在旁对我说道:「小俊,会不会止疼针就是没效果啊? 你的病会不会是你爸爸给你打的那个原虫引起的?」
      我也觉得这个应该跟原虫有关,只不过我不能确定,听妈妈这么一说倒是好 奇了,问道:「妈妈,为什么这么说呀?」
      妈妈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羞赧地指了指我的下身,说道:「你的……这个东 西已经勃起了一天一夜了,医生说正常人如果勃起超过4小时就会引起阴茎坏死 了。」
      她的脸更红了,又接着说道:「给你打了好几针那种让阴茎疲软的药,一直 都没有软下去……医生来检查也说并没有坏死,所以……我推测……」
      我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怎么了?还疼么?」陶昱晓又走了进来,「是止疼针没有效果么?」 
      我点了点头,说道:「嗯……一点效果都没有,还是很疼……」
      妈妈问道:「护士,能不能加大剂量啊?」
      陶昱晓想了想道:「嗯……也是可以的,不过这种针对身体伤害很大的,要 是不是疼的受不了最好还是忍一忍吧。用吗啡、杜冷丁倒是有效,不过可能会上 瘾,你还小,不要用这些。」
      听了她的话,我们都点了点头。
      等她出去之后,我想了好久,最终还是对妈妈和干妈说道:「妈妈,干妈, 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我的病在医院应该是看不好的。」
      干妈和妈妈吓了一跳,互相对望了一眼,我凝视着妈妈,说道:「妈妈,我 的病在医院是看不了的。」
      又看向干妈说道:「我相信……你们可以理解的!」
      两人缓缓点了点头,忽然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看了对方一眼,眼神中满是复 杂。
      「好吧!那我去办出院手续,你们在这里等我吧!」
      妈妈说着就出去办手续了,干妈看妈妈出去了,凑到我耳边说道:「小俊, 难道你已经跟你妈妈……」
      我摇摇头说道:「不是,这其中发生了很多事,干妈你就不觉得奇怪么?为 什么我的精液会有……那种效果。」
      干妈点点头,说道:「嗯……既然你不说,那我也不问了,反正……我很爽 ……」说着这话,她低下了头,像一个小媳妇一样。
      敏芝姐推门走了进来,说道:「妈,我们还不能走啊?我都饿了。」说这话 的时候她的眼睛还在我下身的帐篷上瞄了好几眼。
      干妈没好气道:「你个饿死鬼投胎的东西,再等会,你干妈去办手续了,等 我们回去了就带你去吃顿大餐!」
      敏芝姐拍了拍手,笑道:「好啊好啊,我要吃火锅!」
      干妈瞥了她一眼:「行!吃什么锅都行!快过来,帮忙整理!」
      经过一小时的等待,终于出院手续办好了,干妈和敏芝姐也整理好了东西。 
      我忍着身上的疼痛缓缓从床上站了起来,在妈妈的搀扶下出了院。
      到了家,躺在自己的床上,经过刚才一路的颠簸,我的身子就跟散了架一样, 只觉得轻飘飘的,而那种痛感却没有消失,反而越发的强烈。
      经过几天的修养,我感觉疼痛感发生了一些变化,痛感并没有消失,但是正 在往一个点集中,而那个点,就是我的鸡巴!
      慢慢的,我感觉四肢可以活动了,甚至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活动能力,只不过 还是不能走动,一旦走动,鸡巴处的痛感还就开始向全身蔓延。
      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我的鸡巴一直就没有软下去过,都已经这么些天 了,仍然是一柱擎天状态,这要是换了平常人恐怕鸡巴就已经没用了,但是我略 略试了试,觉得这东西还是可以用的。这更让我坚定了我的猜测:我这次的病一 定是原虫导致的,莫非这东西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副作用?
      12、病?不是病?
      就这么挺着过了几天,这几天妈妈给我请了假,原本她也准备请假在家照顾 我的,她是觉得很尴尬,我的鸡巴一直这么挺着,毕竟她是亲妈,照顾起来并没 有什么不便,干妈和敏芝姐总归会有些不方便,不过干妈不断地劝她,说当时是 她撞了我,却没有好好照顾我,正好趁这次机会照顾照顾我,让她心里好受些, 好说歹说,妈妈才算是同意了正常去上班,让干妈照顾我。
      这几天干妈照顾我,敏芝姐有时候也来跟着打打下手,每次干妈帮我擦洗身 子,她就肯定会到,说是帮忙打下手,但是她的眼睛是一直不停地往我的鸡巴上 瞄,有时候还舔一舔嘴唇,咽两口唾沫,我心里不禁一阵窃喜,到底是干妈的女 儿,说不定比干妈还易上手呢!
      而干妈也是,每次帮我擦身子,擦到鸡巴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她眼里烁烁放 光,看起来她也是憋得够呛。
      仔细这么一想,其实也对啊,干妈这次来看我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跟我 做爱么!当时说好了半个月来一次,可是算下来她都一个多月没来了,不憋得淫 水横流才怪了。
      至于敏芝姐,她已经知道我跟干妈的关系了,而这次干妈过来为了什么她不 可能说不知道,却还是一定要跟过来,再联想到她在医院说的那句话,我觉得想 要母女同床肯定不是梦想啊。
      这几天我已经忍着鸡巴传来的痛感能够慢慢的在房间里走了,我也告诉干妈 和妈妈,现在全身上下的疼痛感全都从鸡巴那里向全身蔓延,走路都得小心翼翼, 而每当干妈给我擦拭鸡巴的时候,疼痛感就会增强,不过每次都还在我可以忍受 的范围。
      这天,干妈又过来给我擦洗身子,今天她擦得特别仔细,尤其到鸡巴那里的 时候,她居然换了三盆水来擦。
      擦完了之后,干妈就出了房门,我听道她在跟敏芝姐说了几句,虽然没听清, 最后那句倒是听清楚了。「去远一点的那个大超市啊!买我常用的那款!」 
      呵呵……这是要把敏芝姐支出去啊。
      果然,刚一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干妈就出现在了我的房门口。
      她进来说道:「小俊,你现在鸡巴那里还疼么?」
      我诧异地点了点头,心里大概猜到她想干嘛,于是点了点头,笑道:「干妈, 你是不是想了?」
      干妈啐了我一口,说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干妈呢!其实吧,干妈是这么想 的,你想啊,你这个鸡巴一直这么挺着也不是个事,而且我也查了,正常人只要 四小时不疲软就有坏死的可能,不过这些天我看下来感觉你的东西不管是硬度还 是温度都像原来一样。」
      说到这句,干妈低下了头,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
      然后她接着说道:「我是想……我们试试让它射出来,看看会不会……软下 来。」
      听了她的话,我也点了点头,这个想法我也想过,只是,连打那种针都不会 疲软,就算射精也未必就会软下来,最重要的是,现在而么强烈的痛感,实在是 难以想像做爱的时候会疼到什么程度。
      唉……现在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既然干妈提出来了,试一试也未尝不 可。
      于是我说道:「也好吧,只能试一试了,那干妈,今天只能委屈你在上面了 哦。」
      干妈脸上又是一红,啐了我一口:「得了便宜还卖乖!」
      嘴上这么说着,手却没闲着,直接就把我的裤子给脱了下来,一脱下来,我 的鸡巴就暴露在了空气中,现在鸡巴已经是黑黢黢的,看起来跟平时不大一样, 平时虽然也是黑色,不过是深紫色的那种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深黑色的,前两 天只感觉有些不同,现在看下来却是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尽管天气不太凉,鸡巴 上却还有一丝丝的白气冒着。
      干妈愣愣地看着这根黑黢黢的鸡巴,缓缓伸出手在放到了龟头上。
      「嗯……」好舒服,并没有痛感呀!
      干妈听到我的声音,看向了我,眼里满是询问的目光。
      我笑道:「干妈,很舒服哦!」
      干妈的手这才顺着龟头往下摸,经过了龟头沟来到了棒身,轻轻地套弄了起 来。
      不对!我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干妈这么轻轻一摩挲,我只感觉鸡巴上的 痛感一下子增加了数倍,痛的我不禁哼出了声。
      干妈急忙问道:「怎么了?很疼么?」
      我轻轻摇了摇头,咬紧了牙关说出几个字:「不……还能忍……」额头上却 已经渗出了汗珠。
      干妈又摩挲了几下鸡巴,痛感又增加了数倍,我急忙挣扎着按住干妈的手, 咬着牙说道:「干妈……别……不行……好痛!」最后两个字我的音调升高了好 几阶。
      干妈吓得赶忙住了手,我如释重负般躺倒在了床上,浑身都被汗浸透了。 
      干妈拿来毛巾给我擦干了汗水,眼中含着泪水道:「小俊,对不起,对不起。」 
      我摸着干妈的脸说道:「没事,没事,干妈,不要哭,你也是为我好。」 
      忽然我想了起来,刚才抚摸龟头的时候不疼,但是抚摸棒身的时候却疼的受 不了,我脑海里冒出了一个想法。
      「干妈……能不能……」我不知道干妈会不会同意,只好询问一下。
      干妈说道:「能不能什么呀?小俊你说呀,只要我能做到的都行!」
      「嗯……帮我口交好不好?」我说出了心里的想法,「刚才你摸我的龟头的 时候一点都不疼,但是往下就疼的不行了,我想口交的话可以只碰龟头不碰鸡巴 的下面,所以……」
      干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嗯……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干妈也没口交过, 要是你疼了就告诉我。」
      我心里一阵惊喜,干妈的口交第一次看来是要给我了!连忙笑道:「怎么会 呢?干妈你是为了给我治病呀!」
      干妈难为情的点了点头,来到我的鸡巴位置,似乎做了很大的心理斗争,最 终还是闭紧双眼将龟头含在嘴里。口腔的热气不断喷洒在龟头上,干妈笨拙的含 着龟头轻轻扭动脖子。不一会龟头分泌出的液体混合着唾液从她嘴角边溢出。 
      「唔……好舒服……」果然这样一点都不疼,要不试一试口交的时候鸡巴下 部会不会疼?「干妈,可以再含进去一些吗?」
      「嗯……」干妈看了看我,我冲她点了点头,只听干妈喉咙发出一个音符, 张大了嘴将整个龟头连同一截鸡巴吞了进去。
      牙齿轻轻刮着棒身,尽管痛感仍然在,但是完全可以忍受,不像刚才那样疼, 而且还带着一种又痒又酥的感觉从鸡巴一直冲到大脑。
      干妈调动了所有口腔肌肉灵活的吮吸龟头,鸡巴在干妈嘴里得到了无比刺激。 也不知道干妈是怎么弄的,实在是太舒服了,就算干妈头颅不动,似乎口腔里的 肌肉也可以包裹着缓缓蠕动。
      我忍着疼痛,还是坚持伸手按着干妈的头往下一压,鸡巴往喉咙处挺进了几 分。干妈触电一般的吐出鸡巴,手掌拍打着胸脯干咳一阵。把我吓得脸色煞白, 急忙说道:「对不起,干妈,我刚才太激动了……」
      说话间我还扶着床想要起来拍拍干妈的胸口,干妈看我挣扎了两下,伸手轻 拍了我的肩膀一下,示意我躺下,然后白了我一眼转而又笑问:「是不是希望干 妈整根含进去你才满足?」
      我红着脸点点头,又说道:「其实我是想看看口交鸡巴下面会不会疼……」 
      干妈愣了愣,『呵呵』一笑:「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嘛……我还是第一次为 男人口交,这么长不一定能全吞进去呢?」干妈喃喃自语,也不知道是在对我说 还是对自己说。说话间干妈再次将鸡巴含进嘴里,这一举动让我万分感动。干妈 刚才作呕吐状我几乎要放弃了,没想到干妈仅仅因为我想试试又再次为我口交, 激动之余也不再去按干妈的头了。
      尽管干妈张大了嘴,但毕竟不熟练,牙齿顶端还是不可避免的接触到包皮, 轻轻刮弄,还是只有一些可以忍受的痛感,而且还特别舒服。「啊……干妈…… 用舌头给我舔舔……」我忍不住想要得到更大刺激。
      干妈的舌头在口腔里灵巧的转动,一下一下舔舐着龟头表面,尿道口持续分 泌着液体,干妈可能是不喜欢那种味道,皱着眉头不知该咽进去还是该吐掉。嘴 里分泌的唾液越来越多,顺着嘴角溢出来将我的鸡巴涂得晶亮。
      我仰起脸沉重呼吸着,现在我可以确定口交不会引起疼痛了。而且和干妈做 了两次爱都基本上由我掌握着主动权,今天我却完全是被动的。干妈可能没想到 她能用嘴将我搞得那样兴奋,吞吐得更加卖力。
      突然干妈舌头一顶吐出鸡巴,我微微一楞,还没明白过来,干妈已经略微支 起身子偏着头,两片肉嘟嘟的嘴唇上下张开竟然横着叼着鸡巴,吹口琴一般的左 右舔舐。
      「啊……」第一我是惊叹干妈的随机应变,第二是我发现这样居然也没有疼 痛感,反而是一种说不上来的舒爽感。
      干妈的嘴唇就夹着鸡巴横着从左至右又从右至左来回摩擦,舌尖还随着嘴唇 移动不停舔舐包皮。这么一来,鸡巴根部也能享受干妈嘴唇的爱抚了。
      干妈似乎深知我心似的,这么横着吹一阵,又转过头将龟头连着一截鸡巴鸡 巴含进去套弄,过一会又吐出来再横着吹,不时还用舌尖刺激一下睾丸。我开始 忍受不住这强烈刺激了,也顾不得疼痛,腰部居然微微前后耸动缓缓摩擦。 
      喘息越来越浑浊,「……唔……」我猛然嘴一张,吐气开声想将鸡巴抽离干 妈的嘴唇,干妈却紧紧吸着鸡巴,执意将鸡巴含进去一大截猛力套弄,头就像小 鸡啄米似的一上一下,喉咙里也同样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啊……不行……不行了,干妈,再舔就要射了。」也许是舒服与痛苦并存 着,这次我居然很快就要射了,我赶忙让干妈住手。
      干妈『嘿嘿』一笑,说道:「你也有忍不住的时候呀?」
      我笑道:「口交确实不那么疼,比用手的时候舒服多了,我也不能光顾着自 己呀?也要让干妈你爽一爽的嘛!」
      干妈捂着嘴又是一笑,不过也没有任何犹豫,一步就上到床上,骑跨在我的 鸡巴上方,双腿打开,将我的鸡巴扶正,调整好角度,慢慢地坐下来,将鸡巴迎 进了她那迷人的花瓣中。
      从小穴刚套上鸡巴开始,我的心就一直悬着,拳头也攥紧了,生怕疼痛感传 来,意外的是,没有疼痛感!是一点都没有!看来这个痛感也是挑东西啊,舌头 可以,小穴可以,就是用手不行……不愧是我体内的原虫,深知我心啊。 
      「嗯……」直到鸡巴已经整根没入了干妈的小穴中,我才哼了出来,这种温 度和柔软,实在是久违了!
      「小俊,怎么样?」干妈关心的问道。
      「嘿嘿,干妈,你看我的表情也知道呀?」说着我往上顶了一下,嗯……这 种时候还是有些疼的。
      「你这小鬼!」干妈笑道,但是身子确实毫不犹豫,开始有节奏地上下套弄 起来。上来的时候小穴紧夹着大鸡巴向上捋,直到只剩下大龟头夹在她的阴道口 内;而下去的时候又紧夹着大鸡巴向下撸,直到齐根到底,恨不得连我的蛋也挤 进去,还要再转上几转,让我的大龟头在她的花心深处研磨几下。
      干妈的功夫实在太好了,这一上一下刮着我的鸡巴,里面还不停地自行吸吮、 颤抖、蠕动,弄得我舒服极了。
      干妈那迷人的双峰,那一双巨乳,随着她的上下运动,有节奏地上下跳跃着, 我稍稍一抬头就能看到鸡巴在小穴中一出一进的情景。干妈半闭着媚眼,微张着 樱唇,双颊通红,乌发飘摆,两手扶着膝盖,玉臀一上一下、忽浅忽深、前摇后 摆、左挫右磨地套弄着,全身犹如盛开的牡丹,艳丽动人。
      她那丰满浑圆的玉臀,有节奏地上下乱颠、左右旋转,望着干妈这美妙的乳 波臀浪,我不禁看呆了,,我又伸出手玩弄那两粒红嫩软胀的奶头。
      「好小俊,美不美?……用力摸我的奶子……啊……好爽……」干妈浪叫着。 
      「舒服极了,干妈,叫我……叫我儿子……」
      一听我说这话,干妈放缓了套弄的频率,笑道:「就知道你小子图谋不轨! 是不是想把你妈也搞上?」
      我『嘿嘿』一笑,趁着没啥疼痛感,腰部用力往上一顶,说道:「是啊,我 的好妈妈,你快动呀!这样你爽不爽呢?」
      干妈借势恢复了套弄的速度,「我也舒服呀!好儿子,你要知道,妈妈这一 个月来可是憋的够呛……天天早上……都要换床单……」干妈断断续续地诉说着, 不停地套弄着。
      「好妈妈……好舒服……浪妈妈……我要泄了……快一点……」也是奇怪, 大概是这种称呼放大了我的快感,这次居然这么快就感觉要射了?莫非早泄也是 副作用?
      「别……别……宝贝……好儿子……等等你的亲娘……」干妈也乐得跟我玩 这种游戏。上下速度加快了,一下一下毫不停歇地猛撞在我的鸡巴根部,每一次 都尽根吞入,不留一丝缝隙,每次还都猛夹了几下,而我的屁股一直用力向上顶, 越顶越快,疼痛感都被完全忽略了。
      忽然,一阵刺痛从鸡巴根部传来,将我射精的欲望居然压制了下去。
      刚才的一系列动作大概让干妈以为我要泄了,起伏的速度更快了,我的鸡巴 也被夹紧了许多,一阵畅意顺着鸡巴不断地向里深入,集中在小腹下端,已经完 全盖过了疼痛感,一种无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到了我全身,但是射精的感觉却 缓缓消失了。
      我心下大惊,急忙顺着干妈的套弄往上顶着,做着猛力的冲刺,希望能将射 精的感觉勾出来,但是这种努力却劳而无功,射精的感觉就像躲猫猫一样,难以 寻找了。
      难道干妈的努力要白费了!
      「啊……太舒服了……」干妈长吁了一声,我知道干妈的高潮来了。小穴里 的浪水像泉水似地汹涌而出,喷射在我的龟头上,顺着鸡巴流到我小腹上,我们 两人的阴毛都湿完了,又顺着我的大腿、屁股流到床上,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泄过之后,干妈瘫软地伏在我身上不动了,小穴里还一下一下的颤抖着。 
      「小……俊……你没有射?」干妈感觉到了我的鸡巴还硬邦邦的插在她的小 穴里,好奇的问道。
      我把刚才的感觉跟干妈一说,干妈说道:「要不……再来一次?现在还疼么?」 
      还真别说,刚才做爱的时候疼痛感是减弱了不少,现在却慢慢的恢复了。 
      我只好点了点头,说道:「只有做的时候不疼,现在又疼了。」
      干妈弯下腰亲了我一口,靠在我耳边轻声道:「你故意的吧,居然只有做爱 的时候不疼?」
      我苦笑道:「真的呀,现在又疼上了。」
      干妈笑道:「那我们……再来一次?妈妈还没爽够呢!好……儿……子……」 她轻轻地在我耳边叫我『好儿子』,使得我心里痒痒的,嗯?鸡巴居然跳了一下? 这么些天来,这可是第一次在做爱之外有感觉呀!
      「哟……好……儿……子,这么想操妈妈呀?」干妈轻声细语的说着,气息 喷在我的耳垂处,让我几乎无法把持,鸡巴明显感觉更硬了!要不是身上不方便, 我恨不得立刻就把干妈按在床上狠狠地操一次。
      「哼哼……我就说你小子想做你妈妈的床上宾吧!是不是呀?儿……子……」 干妈一边说着还一边轻轻地上下套弄着。
      「嗯……是啊……妈妈……」我也很舒服,而且还有一种禁忌的感觉。 
      「哟……玩的挺开啊……」我和干妈正准备再来一发,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 
      干妈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拉着被子就要盖住身子,我也吓了一跳,打眼一 看,原来是干妈的女儿,我的干姐姐——赵敏芝!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